张译又上知乎答题了 这次他要说说雾霾那些事儿

2017-01-02 12:33

腾讯娱乐讯 近日,演员张译在知乎网站上回答了一个关于雾霾的问题。有网友发问称“关起房窗(不考虑室内污染源),就能将外界雾霾阻绝于门外吗?”作为表演话题优秀回答者的张译,也通过实验给出了回答,论证了“汽车在行驶过程中,在通风内循环的条件下,空气质量明显高于外循环的事实”。张译还提醒广大网友,在雾霾天气,开车或者乘车时,尽量将通风变为内循环,还呼吁大家要记得戴口罩出门,减少户外运动。

以下为张译回答原文:

新年第一天,本该说点高兴的话题,但在这样一个雾气昭昭的元旦,更想做点对我们自己有用处的事情。

两天前的雾霾中,我赶早班机自北京飞往南方,那天我随身携带了一台空气质量检测仪,目的是为了论证汽车在行驶过程中,在通风内循环的条件下,空气质量明显高于外循环的事实。以便提醒朋友们,雾霾天气里,开车或者乘车时,尽量将通风变为内循环。

到达首都机场T3之后,我看了一下室外的空气质量,当时的PM2.5指数接近200,PM10指数接近250,明显好于城区。但进入机场出发大厅之后,我困惑了,检测仪显示,PM2.5指数近300,PM10超过300。室内的雾霾反而高于室外,这是怎么回事呢?

我分析,原因也许如下:当时,机场四周的室外空气质量较几个小时前略有好转,但是机场内部可能还保持了几个小时之前的浓度。那么说,机场内部的新风过滤系统,是未启用呢?还是滤网过期了呢?还是这个系统干脆就不存在呢?

必须承认的一点是,我的检测仪不是几万块钱的专业级别检测仪。但是我用该机器和专业级别的检测仪进行过多种条件下的比对,数据相差通常在30以内。而且,当看到机场出发大厅内的数据后,我用肉眼也能看见大厅里的雾气。

赶早班机的人很多,熙熙攘攘,有公务员有白领,有老板也有学生,有男人有女人,有老人,也有婴儿……而戴口罩的人数,目测只有不到5%。我当时看着检测仪上近300的数据,看着一张张没有遮挡的面孔,尤其是老人和婴儿的面孔,一下子难过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很遗憾当时没有拍下数据的照片,于是我在今天从南方回京之后,开始了再一次的测量。

【图1】飞机降落停稳后,机舱内的数据和某app公布的顺义地区数据(甲醛数据请忽略,我之前没有做甲醛指数的归零操作,以下同)。飞机在飞行途中的数据更低,接近于零,我分析原因如下:1.飞机自身的空气过滤系统可以过滤大部分PM2.5-10的杂质;2.飞机是在雾霾层之上平飞的。但是我不能开手机拍照,所以没有照片。

【图2】下机后的室外数据,高于某app播报数据(高于官方的数据,全是我的检测仪不专业的原因,以下同)

【图3】摆渡车内

【图4】二楼通道

【图5】一楼取行李转盘处

【图6】一楼某信书店门口,里面爱书的顾客正长着嘴巴呼吸在书香四溢的雾霾中

【图7】一楼九龙壁

【图8】我上去出发大厅,有一处景观,花里胡哨的,写着“新年快乐”,金光闪闪的,旁边一个小姑娘高兴的直跳,PM2.5指数337

【图9】二楼自助值机处

【图10】二楼出发大厅12号门外,指数512,门内几名警务人员正在执勤,没有佩戴口罩

【图11】高速路部分路段封闭了,但是收费站的收费员们未佩戴口罩

这次的检测,首都机场室内空气质量,明显优于室外。但是这真不值得高兴。

发出这些不为骂谁,骂谁都没用,也不是为了批评首都机场。建造机场的年头,包括我们自己在内,有几个人知道雾霾是什么呢。

前几天我从北京坐高铁去上海,北京空气重度污染,我测量了一下高铁车厢内的数据,基本和室外没有太大区别,我听着呼呼的空调的风声,疑惑地询问乘务员。姑娘说,“呃……我们的空调确实没有过滤装置”,她没戴口罩,脸红扑扑的,真好看。

车行四五个小时后,我再一检测,车内空气质量已变良好,原来当时的江浙就是没有雾霾。所以高铁车厢内的空气只不过是室外空气的加热或者冷却,然后,吹你……

同样,这事也不能怪铁路部门,建造高铁的年头,又有几个人了解雾霾呢?

我说这些,只是希望我们能够爱自己,爱自己的亲朋。我们现在依旧不敢说我们有多了解雾霾,雾霾对我们身体的伤害,依然未见明确的病理研究结果,或权威的临床统计报告。对这事,大家都靠,猜,这就很可怕。我身边的家人朋友们的态度,要么是完全不在意的,要么就是束手无策满心焦虑的,最讨厌的是那种“你是公众人物这里面水很深你少掺和”讳莫如深的。

我再次说明一下:本文不具备科学性,检测仪是我自己在网上买的,我也不想检测出来的指数那么高,我也希望那些数据只是因为我的检测仪LOW,或者数据是受到了水汽的影响,但我真的是戴着口罩,还觉得嗓子和鼻腔有明显的不适感,这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家啊……如果有专业人士以专业的检测结果证明我的忧虑只是一种病态美,我愿意接受一切批评,并向大家道歉。

但是首先,我要向首都机场和高铁道歉,拿了你们举例子,这事真的不能怪你们,确实没办法要求每一处的公共设施都去加装新风过滤系统。但是可不可以为常年在这里工作的人们,佩戴相对安全有效又美观的口罩呢?

口罩,我自己都想研发了,因为我到现在也没找到特别贴合又有效的产品。我是演员,参加演出或者活动期间,不能戴特别紧的口罩,因为那会花了妆,满脸都是印,上台让人笑。而且老人们不爱戴口罩,好像也没有特别合适的尺寸给街头的小孩子、襁褓中的婴儿戴。

【图12】我爸终于戴了口罩,但是……反了

于是我就自己设计,但是我一画图,公司的人们就笑我,说我设计的不是口罩,顶多算口锅……看见本文,画图好的人可以找我,我们争取一起设计一口好看点的锅。

在这样雾气昭昭的元旦里,我们能做的,首先就是观念上的重视。居安思危,居蓝思灰。有条件的,买点好的净化器,甚至在家里安装新风系统,给汽车换上好的滤芯,加装车载净化器。没条件的,雾霾天气下,至少出门佩戴安全的口罩。公共场所,也要佩戴。要不厌其烦地叮嘱家里的老人和孩子做好防护,至少别再像我爸那样,在哈尔滨雾霾四百多的天气里,他还要坚持户外晨练……

分享到: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精彩图片
© 2016 粉丝服务 http://www.fensifuwu.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豫ICP备1002690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zl@nla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