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一场,惊醒

2017-11-08 10:48
看过一个故事,讲的是他幻想自己在即将死去的24小时能干的事。

人生的最后24小时,我们能干什么?我只能说什么也干不了,只能等死。

我经历过,幸好,我活过来了,在黑白无常到来之前,白衣天使把我拽过来了。后怕,常常说不怕死的人竟被吓出一声冷汗,所以,我说:没有人不怕死,只是看死的值不值得。

躺在病床上的二十四小时,骨折的疼痛折磨着本来就不平静的心,想挣扎着坐起来看看虚荣的世界,已经没有力气了。

吧嗒吧嗒,时间不停地流逝,我想抓住,可一个将死之人怎么能抓得住时间沙呢。“傻瓜,不要在挣扎了,不值得。”一个声音响起,视线随着声音的响起越来越模糊,我知道,那是地狱的吼声,我快走了。

我想留下,我还想最后看看那个让人操心的丫头,啊,力气,我需要力气,我想像以前那样活着,看着她欢乐的样子,真好。

轰。

眼前一片漆黑,我感觉到的疼痛慢慢消失,再见,真的是爱了一辈子的姑娘,脑海里浮现出的相识相知相遇,也浮现出医生摇头告诉家人准备后事的凄凉感。“你们不用瞒我,我已经知道了。”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苦涩?还是该放松?

人纵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没有太多的丰功伟绩,我算不算重于泰山呢?多想是一场梦境,睁开眼睛,还是那场熟悉的夜雨。

没有大雨的印记,只有毛毛小雨的洒脱,当飞出去的那一刻,我知道,浑浑噩噩的一生要终结了。

想着想着泪流了,嗯?我还能流泪,我还没死,真的是一场梦境吗?努力的睁开眼睛,白的,一切的一切都是白的,唏嘘,还是死了吗?

“动了,动了,医生快来啊”熟悉的声音,可惜,不是你。

一切的幻想,一切归零,我的一切还在,只是,心没了,你没了。

再一次见到你,大病初愈,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你不知道也好,也不想让你知道。

“你的手怎么了”“没事,不小心划了”目送你进了火车站,在那,那个真正拥有你的人等着你呢。

心隐隐作痛,不是没了,是冰封住了,强大的血泵仍在工作,只是,觉得少了些什么。

“醒醒,到了”原来是一场梦啊,只是,为什么,我会在公交车上,还有那未干的泪痕?

分享到: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精彩图片
© 2016 粉丝服务 http://www.fensifuwu.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豫ICP备1002690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zl@nla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