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使臣出使西域,谎报圣旨引发大战,却惠及后世上千年|淘汉朝

2016-12-01 14:01

公元前65年,汉宣帝决定和西域诸国联手,抗击共同的对手—匈奴。朝堂上,他扫视群臣,询问道:“依大家看,究竟派谁去好啊?”

大臣们都知道,此次派去的人,应当能将和平之音,很好地带给这一方百姓,因此,他得仁厚;路途太远,各地情况变化叵测,因此,这人得机智;最主要的是,匈奴虎视眈眈,西域诸国在匈奴人的铁蹄弯刀下,随时有可能背叛汉朝,因此,此人得有足够的军事才能,应付这些突变。最终,大家选定了冯奉世。

历史证明,大家没有选错人。冯奉世也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他无愧于大汉朝廷的期望和西域百姓对和平的向往。

冯奉世到达西域的时候,汉朝的附属国莎车国正陷入一场阴谋。

莎车国王名叫万年,名字很好,为人却不怎么样。他当上国君后,整日醉醺醺的,“葡萄美酒夜光杯”,看着歌舞,打着拍子,一点儿也不关心国事。要命的是,他还“暴恶”,很是干了些让人不满的事情。他以为,自己江山永固,无人可撼。他错了,暗地里有一双眼睛早已悄悄盯上了他。这个人,就是前国王的弟弟呼屠徵。

原来,万年不是前国王的儿子,而是前国王要来的,相当于养子。因此,呼屠徵认为自己才是王位名正言顺的继承人。他暗暗发誓,一定要把万年夺去的位子再夺回来。

他想夺回位子,没问题;想对万年实行斩首行动,也没问题,因为万年本来就不得人心。而且,凭借呼屠徵积攒的势力,是可以一举成功的。甚至,他不需要动刀兵,也不需要流血,只需要一封书信,就可把事办成。

因为万年是汉朝嫁到乌孙国去和亲的细君公主的儿子,细算辈分,应当是汉宣帝的表弟。而汉宣帝对自己亲近的人是非常严肃的,他们稍不注意,违反法纪,就会受到惩罚。霍光这样的元老重臣的家属,犯法之后,照样会被处死,何况一个素昧平生的表弟?

可是,呼屠徵没有给汉宣帝写信告状。因为他不仅要杀了万年,还要背叛大汉,联合匈奴,称霸西域。

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他带着一群手下,一拥而入,冲进宫城,白亮的刀子一闪,万年那颗糊糊涂涂的脑袋就落在地上。然后,呼屠徵展开大清洗,凡是亲汉的臣民,包括汉朝使臣,滚瓜切菜一般,排头杀去。

一时间,原本安宁祥和的莎车国陷入血雨腥风里。

呼屠徵也知道,这么做很不人道,因为当初要求万年做国王的,就是他和一些大臣。而万年胡作非为时,作为下属,他非但不劝谏,还默认了。现在如此大开杀戒,实在说不过去:就算万年可杀,其他那些大臣,为什么要杀?他还知道,凭自己的力量和汉朝叫板,犹如“蚍蜉撼大树”。于是,他就到处扯着脖子宣扬“北道诸国已属匈奴矣”,然后出兵“攻劫南道,与歃盟畔汉”,真的和汉朝的敌人拍膀子叫兄弟了。

就这样,汉朝在西域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急形势。如果听之任之,那么,张骞出使以来,西汉几十年苦心经营的成果,将毁于一旦。西域,又会回到鼙鼓声声、流血漂橹的时代。

这时,已经来到西域的冯奉世站了出来。

冯奉世并非去征伐,而是安抚诸国。可是,现在战乱一起,原本的使命就失去了意义,难以执行。而匈奴人见西域已乱成一锅粥,也赶紧插上一脚。莎车更是乱上加乱。

冯奉世坐不住了,绕室彷徨,苦苦思索。

绝域万里,必须当机立断。如果将当下的情况汇报给朝廷,一来一去,需要很长时间,情况瞬息万变,一切都晚了。于是,他拿出皇帝所给的符节,谎称自己有圣旨,要联合西域诸国中仍和汉朝保持一致的国家,组织联军,把呼屠徵灭了。

西域各国也早有此想法。本来,大家安安静静地过日子,呼屠徵无端惹起刀兵,发动叛乱,还勾结匈奴,引狼入室—他们当年都是吃够了匈奴的亏,其中月氏国王的头骨都让匈奴单于拿去做了酒杯,他们可不愿一不小心,再把脑袋献出去。

不过,大家虽然恨呼屠徵恨得牙痒痒,可就是不敢出头。现在好了,汉朝使者冯奉世来了,还有汉朝皇帝的圣旨,他一声号召,大家自然一呼百应,各国出兵,很快集结了一万五千多人。这在当时的西域已经是很大一支军团了。

在冯奉世的带领下,联合军团向莎车进发。呼屠徵见势不妙,忙向匈奴求救。匈奴人却说:我很忙,没工夫,你自己去张罗吧。呼屠徵傻了眼,知道自己被匈奴人耍了。可是,知道得晚了,后悔也来不及了。

他又向莎车百姓宣扬“保家卫国”,百姓也懒得理他:你杀万年可以,后来又杀那么多人,你这个屠夫,我们为什么要维护你?

听到联军咚咚的战鼓,望着城外招展的旗帜,以及纷纷扔下他离开的臣民,呼屠徵才知道,自己已经到了穷途末路。他咬咬牙,站在夕阳下,抽出长剑,横向自己的脖子。

一个野心家,就这样用自己的血,给自己的血腥行径画上了句号。

昏庸的万年死了,残暴的呼屠徵也死了。莎车,一时无主。

为了让莎车政权得到长久的安宁,冯奉世经过调查,采纳莎车百姓的意愿,主持选择了前国王的子侄当新任国王。

新国王为人很不错,从他后来治国的政绩来看,是个仁德的人。在他的主持下,莎车从战乱的废墟上站起来,很快就繁荣昌盛,一派和乐,成为西域诸国中的强国。

而莎车最终摆脱匈奴,归附大汉,也使得丝绸之路得以贯通,西域的葡萄和音乐,随着叮咚的驼铃,走出沙漠,走向万国来朝的长安;此后千年,瓷器和绸缎则沿着同一条路,源源不断,驮向遥远的天边。莎车由此成为古丝绸路上的一颗明珠,在历史里熠熠生辉。

这些,都是因为冯奉世远隔万里,当机立断的结果。所以,尽管冯奉世有假传圣旨的罪名,作为宗主国元首,汉宣帝对冯奉世圆满处理莎车危机还是非常满意的,并对当初推荐冯奉世的官员说:“贺将军所举得其人。”冯奉世回朝后,更是得到皇帝极高的赞誉。

…………………………………………………

微信公众号 | 淘历史(taohistory)

作者 | 余显斌

(图片来源于网络)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分享到: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 2016 粉丝服务 http://www.fensifuwu.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豫ICP备1002690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zl@nla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