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明帝焚香,对香呜咽,大家就知道当天夜里他又要杀人了

2016-12-01 14:01

(之六)嗜血萧鸾迷恋道术,袍衫和饰物都喜欢用大红色,让人胆寒

齐明帝——预防性屠杀(之七)

萧遥光的父亲萧凤是萧鸾的哥哥。萧凤死得早,爵位由儿子萧遥光继承。萧遥光字元晖,生下来腿部就有一些残疾,长大以后喜欢天文,颇有谋略。

萧鸾和这位侄子的关系很好,许多重大的决策都要找萧遥光秘密商谈,最终采纳他的计谋。萧鸾大权在握,萧遥光的官阶也迅速提高,最快的时候,一年竟然五次升官。

萧遥光是萧鸾的得力助手和谋士,萧鸾篡立,就是听从他的建议。萧鸾登基之后,萧遥光被任命为抚军将军,加散骑常侍。萧遥光的腿脚不好,不方便和普通大臣一样进宫,萧鸾照顾他,准许他的随从抬着他,通过望贤门直接进去。

在凶残这一点上,齐明帝萧鸾和萧遥光二人非常相像,他们残杀的主要对象,就是齐高帝萧道成的子孙后代。按照萧鸾的脾气,要快速、彻底地清除这些人,萧遥光认为不妥,替他做出计划,逐步斩杀。

两个人经常在一起密谈,谈话的内容别人不知道,不过宫中的侍者慢慢总结出来一个规律——如果叔侄二人密谈之后,齐明帝要求侍者焚香,而且对着香火呜咽哭泣,大家就明白,当天夜里他又要杀人,不知道哪一个萧姓子孙又要被杀了。

萧鸾兴安陵

屠杀一般是在夜间动手,军士把王府团团围住,布置妥当之后,砸开府门,推倒院墙,蜂拥而入,人被杀死,财物也掠夺一空。

永泰元年,会稽太守、大司马王敬则起兵,杀向都城。王敬则是齐高帝、齐武帝两朝的老臣。此时萧鸾身染重病,朝廷震动。

当时齐高帝的二儿子、豫章王萧嶷的二儿子萧子恪在吴郡。萧子恪的爵位是南康侯,并且是吴郡太守。萧鸾担心他与王敬则联合,做为一种预防措施,把京城中齐高帝和齐武帝的后代王侯全部召入宫中。即使还是怀抱的婴儿,也要由乳母抱着进宫里去,每个人的身边都派两个人看守。

这天夜里,宫里的太医开始熬煮毒药,工匠也准备好了几十具棺材,准备三更时候杀人。此前消息传到吴郡,萧子恪为了免除萧鸾的疑惑,拯救京城中的那些亲人,立刻奔往京城,二更时候赶到建阳门,急忙求人进去通报一声。

这时候,预定杀人的三更时刻已到,萧鸾也早已经睡下。负责此事的官员商量之后,决定暂缓死刑,但也没有人敢进去吵醒萧鸾。过了一会儿,萧鸾睡醒一觉,大家趁机禀报说,萧子恪已经回到京城。

萧鸾想起自己下令处死的那些人,赶快问那道命令是否已经执行了。第二天,所有王侯都被放了出去,大家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那种惊吓,常人难以想像。

萧鸾的身体越来越糟糕,几次昏迷。萧鸾明白自己的日子不多了,不能再等,他需要更彻底的清除。萧遥光提议诛杀萧铉等人,一夜之间,杀死七位萧氏后代。萧鸾到死都很信任萧遥光,任命他为侍中、中书令,期望他能真心辅佐自己的儿子萧宝卷。

永泰元年七月,齐明帝萧鸾病死,皇太子萧宝卷即位,历史上称为东昏侯。萧遥光辜负了叔叔对他的信任,很快他就和弟弟萧遥欣、江祏等人谋划起事,想仿效萧鸾,废君自立。

萧鸾兴安陵

江祏,字弘业,深得萧鸾喜欢,委为心腹,二人的关系亲如兄弟。萧鸾登基之后,江祏升为右卫将军,转太子詹事。萧鸾病重之后,再升江祏为侍中、中书令。死后遗诏江祏为右仆射,他的弟弟江祀为侍中。

江祏、江祀兄弟二人与萧遥光联合,准备废掉东昏侯,拥立萧遥光。他们去找萧坦之商量,萧坦之不同意,说:“当年明帝取代海陵王,已经很不妥当,至今还有许多人不赞成。现在如果再搞一次,这个国家恐怕就要散了。”

此时正赶上萧坦之的百岁老母亲去世,他借口要为母亲守孝,回府隐居。这样的态度当然惹得萧遥光大怒。以后萧遥光的弟弟病死,江祏兄弟被东昏侯处死,萧遥光不甘心等死,率兵起事。那天夜里,萧遥光特意派出一支军队前去收拾萧坦之。萧坦之从床上爬起来,光头赤身,跳墙逃命。然后渡江,绕道回到城中,率军讨伐萧遥光。

萧遥光战败,退回府中,军士们闯进来,从漆黑的卧室中把他拖出来,立即斩首。这一年萧遥光三十二岁。

●完

节选自《该死的亲王》 于左 著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分享到: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 2016 粉丝服务 http://www.fensifuwu.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豫ICP备1002690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zl@nla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