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国所谓的妇女解放竟是一场骗局,害惨了有姿色的女人们

2016-12-09 16:11

太平天国实行妇女解放、男女平等,这一度几乎成了历史界的定论。在那个无条件称颂农民起义的年月,太平天国被夸成了一朵花。当年历史界五朵金花灿烂,其中太平天国要算是农民起义中最金光闪闪的一朵。

(图)太平天国运动

太平军里有女兵,或者说曾经有女兵,而且还有女官,分男营女营,太平天国还禁止缠足。这一切,都成了证据。而且,著名的太平天国文献《原道醒世训》里说:“天下多男人,尽是兄弟之辈,天下多女子,尽是姊妹之群,何得存此疆彼界之私,何可起尔吞我并之念。”男女平等,简直是言之凿凿,铁板钉钉。

其实,从本质上讲,太平天国不过是一个受了一点基督教影响的传统型农民造反运动。所有这样的运动,无论在哪个朝代,都不大可能有什么妇女解放和男女平等。造反之前,礼教和礼数还比较马虎,一旦成了点儿事,弄出点儿格局来,对礼教和礼数的讲究,比此前压迫他们的统治者还要过分。《原道醒世训》上讲男人是兄弟,女人是姊妹,不得存私,互相欺凌。这是针对大家都是上帝子民讲的。在这一点上,基督教新教也许是有男女平等的意思,但到了太平天国这里,就没有了。

不错,太平军里的确有过女兵。起事之初,拜上帝教的信徒,都是拖家带口参加队伍。广西客家妇女不缠足,家里家外什么活儿都干,抛头露面,比男人本事还大。当初萧朝贵的妻子杨云娇,风头就比丈夫还健(此人即人们传说中的洪宣娇)。洪秀全有一个异梦,她也有。她宣称说,早在洪秀全来的十年前,她也大病一场,灵魂升天,见到一个老人,告诉她十年之后,将有一人从东方来,教汝如何拜上帝。所以,当年紫荆山上,人人传诵,男学冯云山,女学杨云娇。冯云山是比洪秀全还能干的传教人,杨云娇只是后来入教的萧朝贵的妻子。能被众人传诵,可见当时作为客家女子的杨云娇,比自己的丈夫还有名。在紫荆山的时候,把这样的大脚婆组织起来打仗,当然没有问题。

事实上,团营之后,女子不仅挖壕沟,修工事,而且挥刀上阵,其勇猛程度,不减男人。但是,自打永安突围之后,进入两湖,太平天国成了气候,逐渐地,我们就看不到女兵的风采了。

后来的女官,无论女丞相还是女将军,只是诸王宫里承担杂务的人,没有军政之权。东王府里的女官,在内讧之时,还悉数遭到杀戮。而女营,更是实行禁欲政策的产物,女营里的女人,也只是干粗活的命。后来供给制维持不下去,女营也就没了。至于缠足,也是出于习俗,广西客家女子不缠足,天国当然不提倡缠足,但似乎罕有明文禁令。在当时,缠足与否,跟妇女解放无关。

清朝入关之时,也禁缠足。后来戊戌变法时期,受了西方影响的维新派主张禁止缠足,但只是认为可以解放劳动力,多干些粗活,跟妇女解放,男女平等,没有半毛钱关系。

(图)太平天国疆域版图

接下来,我们发现,太平天国里,年轻有姿色的女子,统统开始进入妻子的角色。

天王在理论上,拥有最多的选择权,所有的女子,按制度规定,都要供他挑选。洪天王曾经给他的下属们,按等级规定了可以拥有的配偶数目。但是这个数目限制,很快就被突破了。诸王和诸将,是能弄多少,就弄多少。基督教的一夫一妻制,在天国根本就没有市场,有市场的是跟清朝一样的一夫一妻多妾制。唯一跟清朝不同的是,天国的女人,不仅仅要以色事人,而且还要付出劳力。至少,天王府里的众多女官和娘娘,要干粗活。因为王府里没有太监,又不许有男人。粗活笨活,只能女人做。

在太平天国,孔子是没有什么地位的,但孔子门徒和后世儒家创造出来的礼教,却非常风行。太平礼制,堪称历代最严苛繁复的礼制。不仅官员们等级森严,穿衣、戴帽、旗帜和住宅都有严格的分别,连各自的妻女,称谓也大不相同。天王的正妻,是月亮,最大的月亮在天上,地上的就只能是副正月、又副正月之类。其他的配偶,统称娘娘。东王以下诸王的妻子,也称王娘。丞相妻称贵嫔,检点妻称贵姒,指挥妻称贵姬,将军妻称贵嫱,总制妻称贵媪,监军妻称贵奶,军帅妻称贵姻,师帅妻称贵娴,旅帅妻称贵婕,卒长妻称贵妯,两司马妻称贵娌。至于女儿,称谓也有等级,诸王的女儿,都称“金”,丞相到军帅之女,均称“玉”,而师帅到两司马的女儿,都称“雪”。这一堆称呼,做下属的,想要记住,相当不易。这样的讲究,无疑已经超过了清朝。

比礼教更吓人的讲究,是规矩。说规矩,《白虎通义》上不过是三纲五常,太平天国则有君道,臣道,家道,父道,母道,子道,媳道,兄道,弟道,姊道,妹道,夫道,妻道,嫂道,婶道,还有男道,女道。其中涉及女子的,女道云:“女道总宜贞,男人近不应。幽闲端位内,从此兆祥祯。”妻道云:“妻道在三从,无违尔夫主。牝鸡若司晨,自求家道苦。”多了就不抄了,反正还是传统礼教那一套,只是更繁琐。对男女之防,更加在意,80岁的奶奶,都不能跟8岁的孙子在一个房间里。

(图)洪秀全(1814年1月1日—1864年6月1日),原名火秀,族名任坤,太平天国天王。

至于自己众多的妻妾,洪秀全的规矩更大。比如前文所说的洪秀全曾经借天父之口,给她们定下了“十该打”的戒条。反正这些娘娘们左也是该打,右也是该打,左右都难做。

能完全按洪秀全规矩来的娘娘,估计不多,包括他在人间的正妻。所以,洪秀全为这些女人写了大量的诗,现在留下来的有五百余首。这些诗,中间夹了几个天父谕令,大概是当初杨秀清为了帮助洪秀全教训娘子弄出来,全都鄙俚不堪,首首都是打油的格局,无非教导、训导,甚至讥讽这些娘娘们。说她们不听话,有歪心,贱,下贱,像灯草一样的贱,心中有鬼,邪恶,配不上他,等等。

反正这个洪天王自打登基以来,一直没什么正事可干。杨秀清在的时候,杨秀清当家,杨秀清死了,就请别人帮忙,由两个饭桶哥哥当家,自己成天躲在深宫里。洪秀全是个暴躁的人,为此,杨秀清不断地借上帝下凡的名义来开导他,但是没有用。内讧之后,杨秀清死了,能管他的人没有了,这个天王就更肆无忌惮了。还好,他的暴躁、蛮横,主要体现在对付宫里的女人上了。

反正无论如何,他都不理朝政,成天就督率他的妻妾们干这个干那个,惩罚这个,惩罚那个。惩罚一个,就写首诗纪念一下。打来打去,反正打死了,拖出去埋了就是,也没有人知道。别的君主,哪怕是农民造反起家的君主,都会有自己喜爱得宠的女人,但是好像他没有,所有的妻妾,在他眼里都是混蛋。事实上,他给妻妾们定的规矩,都不是活人能够遵守的,所以也就没有人遵守,大家每天都在犯错,每天都在接受惩罚。没有人像对付明朝嘉靖皇帝那样,尝试把他勒死,已经算他幸运了。这是一个病态的,把礼教讲究到极致的帝王。在这样的帝王手里,女人能有什么地位,可想而知。

所以,所谓妇女解放、男女平等云云,对于太平天国就是一个神话。

这样的意识,当年即使在欧洲,也只有极少数思想家才有。非要将之搁在农民造反者头上,只是一种时代性的意淫。这样的神话,其实来自当代的研究者。这些人出于政治正确的考量,总是习惯性地把现代性的光环,加到自己的研究对象身上。其实,身处中世纪外缘的天国领导人,根本就没有所谓妇女解放,男女平等这样的意识。别说洪杨没有,连在香港待了多年、已经成为新教牧师的洪仁玕,也没有这样的意识。事实上,也不可能有。

▌摘自《张鸣重说中国近代史》 张鸣(著) 重庆出版社授权合作稿件

分享到: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 2016 粉丝服务 http://www.fensifuwu.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豫ICP备1002690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zl@nla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