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满总理之子:为爱情娶母亲贴身丫鬟,为信仰潜伏父亲身边做间谍

2018-01-06 12:51

他曾是伪满州国高官的儿子,从小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然而,谁能想到,他竟是我党秘密战线上的人物,为了国家,他不惜背叛了自己的家庭,潜伏在敌人深处……他就是曾任伪满洲国国务总理张景惠的儿子张梦实。在某些影视作品中,他被塑造成无所不能的地下特工,这个被很多媒体描述为“红色间谍”的老人到底经历了怎么样的战争洗礼呢?

含着银汤勺出生的少爷

张梦实原名张绍纪,他的父亲张景惠1871年出生于辽宁农村,青年时代曾与张作霖拜为结义兄弟, 1928年张作霖被日本人炸死在皇姑屯,与张作霖同一专列的张景惠侥幸生还。同年,张景惠出任国民政府哈尔滨特区行政长官。张景惠共娶了7个老婆,唱戏出身的七姨太徐芷卿,是张梦实的生母,1922年张梦实出生时,父亲已经51岁了。老来得子,张景惠对于小儿子自然宠爱得不得了。在张梦实的记忆里,家里仆从成群,他从小就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直到9岁时,大便后还需要仆人替他提裤子。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张景惠做出了令他一生都生活在耻辱之中的决定,他在哈尔滨成立了维持会,让日本人不费一枪一弹就占领了哈尔滨,成为国人眼中的卖国贼。伪满州国成立后,1935年,张景惠更成为炙手可热的人物。可是,地位的提升却并没有给这个家庭带来更多的荣耀,反而让张家陷入了人们的议论之中。由于出身草莽,年轻时曾卖过豆腐,更加之张景惠对日本人言听计从,因而被民间讥讽为“豆腐匠总理”。

而此时,懵懂之中的张梦实也模糊懂得了父亲这一决定所带给他的影响。在学校里,很多以前玩得很好的小伙伴受到大人的影响,开始排挤他,甚至叫他小汉奸。原本在他心目中高大而无所不能的父亲的形象一落千丈。可是,内心苦恼的他却无人可以诉说。无奈,张梦实做了一个在他那个年龄段唯一可以做的反抗:逃跑。他给自己的俄文老师留了一封信,收拾了点东西,趁家人不备,跑了出去。这种幼稚的举动在父亲那儿根本不值一提,根据张梦实所留下来的信,张景惠往所有的关卡上都拍了电报,把张梦实的特征描写的清清楚楚。结果没跑出多远,张梦实就在中朝边境的新义州被父亲派来的人抓了回来。

被抓回来的张梦实,没有像一般的纨绔弟子那样破罐破摔,而是积极地寻找着生命的意义,巴金的《家》《春》《秋》、高尔基的《母亲》等进步小说成了吹开他内心苦闷的一缕清风,他在这些小说里,找到了自己的影子。此时,大他6岁的堂兄丁非正在上中学,回家后也经常给年幼的张梦实讲民主、讲自由。此外,由于受苏联文化和俄语家庭教师的影响,张梦实逐渐产生了社会主义思想萌芽。正是由于受益于这些先进的思想,也让他收获到了自己的爱情。 少爷与丫头的传奇恋情

1938年,张梦实母亲的贴身丫头小凤姐即将出阁,家人从妓院中买来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接替小凤姐。小姑娘没有名字,见她口齿伶俐,母亲便给她取了个名字叫大俊。张家仆从如云,原本张梦实对这个模样清秀的小女孩也没有过多的关注,但一件小事,却让张梦实对大俊刮目相看。一次,张梦实进屋拿东西,一进屋就看见母亲正拿着鸡毛掸子打大俊,一边打一边问:说,是不是你错了。女孩跪在地上,倔强地紧闭着嘴巴不发一言,张母见大俊这样,打得更厉害了,张梦实赶紧劝她:你就说一声吧,说了太太就不打你了。可是,小姑娘就像没听见一样就是不认错。最后母亲气得把鸡毛掸子一扔:滚,你给我滚。大俊这才一声不吭地站起来跑掉了。这次的经历让张梦实对大俊印象深刻,他们家那么多丫头,都是一见太太生气就赶紧跪下来认错的,哪有这么硬气的小姑娘?

从此,张梦实就留意起大俊,他发现大俊不仅性格倔强,且聪明好学,便经常把大俊叫到自己的房间,教她识字、绘画。在丫头大俊的眼里,少爷张梦实和家里的其他人完全不一样,他待人温和细心,尊重人,从不乱发少爷脾气。在朝夕相处中,大俊对张梦实产生了莫名的依赖和情感。不久,因为大俊的倔强不听话,母亲将她赶出了家门。那天,大俊整理好行李,站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茫然失措,13岁的她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哪里才有她的容身之地?这时,她突然发现有一个人正站在街对面向她招手,正是少爷张梦实,女孩不由笑了起来。张梦实跑过来,拉起她的手说:你那么聪明,该多读些书,有我在,别怕。之后,张梦实给大俊租了房子,并让她去长春读小学。每隔几天他便去看她,给她带些吃的和生活必需品,她给他讲她新学的功课,而他,也会向她倾诉不为人知的苦恼。一个学期后,大俊告诉张梦实,她决定不上学了,准备考助产护士,她希望能自食其力养活自己。她的自立让他更深地爱上了她。

不久,张梦实收到了一封来自日本的信,是堂兄丁非给他写来的,丁非高中毕业后,进入日本早稻田大学留学,受进步思潮的影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在信中,他鼓励张梦实一同前来,学习日本先进的文化。这封信给张梦实带来了新的希望,两年后的1940年,经过充分的准备,18岁的张梦实终于登上东渡日本的客轮,带着对大俊的不舍和依恋,走出了让他倍感压抑的家门。

在日本,张梦实学习的是法律专业,在丁非的影响下,张梦实加入了党的外围组织“东北留日青年救亡会”(简称“救亡会”),领导人是张为先、何松亭、侯洛等。

“救亡会”的成员大部分是伪满上层子弟,基本上都是日本各大学的留学生。通过学习交流,张梦实的人生观、世界观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新的生活让张梦实兴奋而充满激情,即使这样,他也没有忘记大俊,他经常给她写信,并从自己的生活费里省出钱寄给她,他还给大俊改了一个新的名字:徐明,取“徐徐光明之意”。在两地频繁的书信来往中,两人的感情更加深厚。

1942年,20岁的张梦实回家度假,母亲趁机逼他定亲,可是已经和徐明两情相悦的张梦实却坚决地告诉母亲:自己心里有人了。听说儿子要娶自己以前的丫头大俊,母亲顿时大怒:你要是和她结了婚,我们的颜面何在?父亲对待儿子的婚姻大事倒是很民主,听儿子说完,张景惠只问了他一句:你已经决定了吗?张梦实坚持道:我非她不娶。父亲点点头,那就这样吧。1943年,张梦实和徐明结婚,父亲张景惠还给他们操办了一个体面的婚礼。两人的结合,一时成为众人的谈资。 ?“潜伏者”的秘密任务

1940年起,经党组织批准,“救亡会”成员陆续撤回东北。由于“救亡会”组织成员独特的优越条件,回东北后,很多人打入伪军、警、政、经济等部门,并担任了重要职务。1943年,张梦实回国后被分配在长春情报小组,组织分配给他的任务是“了解和掌握敌伪上层分子的人物关系,并协助为同志安排合法身份”。

为了保护妻子,张梦实并没有告诉徐明自己的真正身份,然而当时她还也曾“夫唱妇随”,帮张梦实做过一些秘密工作:比如帮张梦实密写情报,或在张家召开秘密会议时负责望风。甚至有一次徐明利用公公下班回家的短暂接触机会,偷偷从他公文包里“偷”了一张名片,然后由张梦实去转交给同事,让他拿着到银行求职。名片来头太大了,这名同志不但在银行找到了工作,还得到了那一职位最高的薪水。

此外,张梦实还凭借“少爷”身份四处结交达官贵人,通过对零碎信息进行综合分析得出情报。他获取的最重要的情报,是日本关东军统治东北的神秘组织内幕。当时,日本人谷次亨在伪满当局是一位举足经重的人物,知道谷次曾去日本留过学,张梦实就主动和他套近乎,通过谷次亨张梦实了解到一个惊天秘密,日本在伪满的核心统治机构竟然是一个名为“火曜会”的非官方团体,每星期二日方的各位次长以参加酒会的方式聚拢,实则探讨和制定统治伪满的大政方针,张梦实转头就会把这些情报以密写的方式传递给上级。一次情报太多,空白杂志上写不了,张梦实就把你父亲的一张八寸照片找出来,在它背面用米汤继续写。

除了取得情报,张梦实还利用 “少爷”身份,为党组织筹集到了一大批活动经费。1945年,在东北的日本人纷纷打算逃跑回国。张梦实利用自己总理儿子的身份低价收购了日本丸山造纸株式会社,把这些纸运到黑市高价出售,所得钱款统统上交了组织。 难得的温馨相处

1945年8月6日,美国在广岛投下原子弹,穷途末路的日本关东军缴械投降。满心欢喜的张梦实终于盼到了抗战胜利,他向组织提出要公开身份,但得到的答复是,不得公开身份继续潜伏。组织上还要求他利用自己精通俄语的便利,与苏军取得联系,很快张梦实从父亲那里得知伪满大臣们即将出逃的消息,他马上把这一情报汇报给苏军。

得到情报,苏军马上决定对这些前伪满大臣实施逮捕,司令官马林诺夫斯基亲派自己的助手由张梦实带路把张景惠等人集中控制起来。战后,苏方将在沈阳和长春俘获的所有伪满高层都拘押在苏联境内。这批特殊的人员,被苏方称为“抑留者”。而苏方高层对溥仪等人的去留迟迟未作决断,因为他们在密切关注着此时发生在中国的战局,而张梦实也不得不就此“抑留”了下来。

在漫长的在苏“抑留”期间,虽然回家的渴望无时不在,但张梦实张景惠这父子二人,却拥有了难得的朝夕相处的机会。张梦实和溥仪身边的几个年轻人,在秋天的时候,就到山上摘些野葡萄,回来以后把这些葡萄捣碎了做葡萄酱给父亲吃;圆白菜中间有一个硬芯儿,张景惠很爱吃,张梦实用它把它搁酱油腌一腌,两人当咸菜吃。从小到大,张景惠基本没陪过儿子吃饭,然而此时,在异国他乡,父子二人却难得地有了相聚的时间。有时张梦实出去劳动,父亲还会问他:今天干的什么活啊,累不累,让张梦实感到了父亲少有的温情。

整整5年过去了,直到1950年苏联方面才决定把拘押的日伪战犯全部归还给中国。当年3月,第一批战犯两百余人被遣返回国,而这其中就包括了归心似箭的张梦实。此后,张梦实公开了身份,并到战犯管理所工作。为此,他还特地改了个新的名字,张梦实,意为梦想实现之意。

1959年1月,张景惠在战犯管理所病故,享年88岁。在生前的自白书中,他表达了对自己所作所为的忏悔。对于父亲,张梦实心有愧疚,可是相比于祖国和民族大义,他又觉得无悔。

张梦实离开战犯管理所后,曾任北京国际关系学院日法系系主任。退休后的张梦实,与家人在长春过着平静的生活。曾经惊心动魄大起大落的经历,在老人的记忆里,渐渐模糊成淡淡的光与影的碎片。

分享到: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精彩图片
© 2016 粉丝服务 http://www.fensifuwu.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豫ICP备1002690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zl@nla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