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玉毁琴是不是哗众取宠,从陈子昂诗歌中寻找答案

2018-02-01 00:07

著名的初唐诗人陈子昂,年少聪慧,但好武喜侠,在十七岁左右因击剑伤人,弃武从文。虽然博学多才,但是两次科举考试都没有考中,直到第三次25岁时(684年)才进士及第。在他第二次科举(682年)落败时,曾经发生过一件趣事,话说陈子昂第二次落第,在街上有人在卖胡琴(古代的一种乐器),要价百万,这个价格连周围的有钱人都嫌贵,但是陈子昂却出了比这个还要高的价格买了这把琴。第二天陈子昂在长安宣阳宴会豪贵,捧着琴向大家说:蜀人陈子昂,有文百轴,不为人知,此乐贱工之乐,岂宜留心。

意思就是我陈子昂有文章百卷,但是不为人知,这种乐器是贱工所用,怎可留心。说完把琴摔碎,并把自己的诗文发给大家,有一京兆司工王适读后,惊叹:“此人必为海内文宗矣!”从此陈子昂在京城声名鹊起。

这段故事有几个争论点,有人说陈子昂是个营销的高手,借用摔琴发诗文来提高自己的名气。有人说陈子昂腹黑,早有预谋,动机不纯,有人直接说陈子昂是贬低别人来提高自己,众说纷纭。那么这出“伯玉摔琴”到底是不是陈子昂投机的一种表现呢,我摘录其几部诗篇大家一看就明。

度荆门望楚

遥遥去巫峡,望望下章台。

巴国山川尽,荆门烟雾开。

城分苍野外,树断白云隈。

今日狂歌客,谁知入楚来。

岘山怀古

秣马临荒甸,登高览旧都。

犹悲堕泪碣,尚想卧龙图。

城邑遥分楚,山川半入吴。

丘陵徒自出,贤圣几凋枯!

野树苍烟断,津楼晚气孤。

谁知万里客,怀古正踌蹰。

答洛阳主人

平生白云志,早爱赤松游。

事亲恨未立,从宦此中州。

主人亦何问,旅客非悠悠。

方谒明天子,清宴奉良筹。

再取连城璧,三陟平津侯。

不然拂衣去,归从海上鸥。

宁随当代子,倾侧且沉浮。

送魏大从军

匈奴犹未灭,魏绛复从戎。

怅别三河道,言追六郡雄。

雁山横代北,狐塞接云中。

勿使燕然上,惟留汉将功。

从上面几首诗中,言辞铿锵、刚毅有度,关心国家之安危,关怀人民之疾苦,有道是以文见心,在他的文字里似乎看不到他有投机钻营、言辞浮夸的艳丽光鲜之言辞。其实这就是陈子昂的风格,铮铮铁骨、如雷贯耳,他在诗文的理解中,严厉斥责齐梁留下的绮靡纤弱之风,追求内容的充实和刚健,在文化史上延续发展了“初唐四杰”的风骨,对之后的盛唐文风起到了指导作用,被后人称之为“诗骨”。

同时他在政治生涯中,性格耿直,敢于直言进谏,受到当权者的排斥和屁孩,在他三十八岁时辞职还乡,后被奸人所害。

如果说“伯玉毁琴”是陈子昂有预谋、腹黑、投机的话,那么他就不会写出这么有深度的诗词、不会做出直言进谏、从军北征的政治举动,仔细剖析这件事,实际上只能说陈子昂利用这次摔琴,有了一次痛斥社会弊病、弘扬正能量的机会,相当于时代的呐喊。

其实就在当今社会,我们又何尝不想做出“摔琴”的举动呢。

再次拜读陈子昂的经典诗作《登幽州台歌》

登幽州台歌

前不见古人,

后不见来者。

念天地之悠悠,

独怆然而涕下。

分享到: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精彩图片
© 2016 粉丝服务 http://www.fensifuwu.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豫ICP备1002690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zl@nla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