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冬天,你的城市什么颜色?”,“雾霾灰”

2017-01-05 01:46

雾霾中的鸟巢 VS 蓝天下的鸟巢

1.

今年成都的雾霾来得比往年更早一些。

才刚刚进入11月,就迎来了今年的第二轮雾霾。

第一轮雾霾大概在10月中旬,黑压压的空气像孤独一样拥抱着我,透不过气,也无处可逃。

以后,我们的孩子很难相信金秋十月本该是个金色熠熠的季节。

还好,过了5天,天空忽然放晴,阳光灿烂得像雾霾根本没有发生过一样。也许是上天吹来了一阵风,赶跑了雾霾。

2.

作为一个热爱科学的新青年,我的心情确理性不起来,竟然日日随着阴沉的天空忧郁起来。

我相信,承受痛苦是有边际效应的。如果我已经承受过这种痛苦,那么下次再承受这种痛苦时,我对额外痛苦难受的感觉就会减少,似乎痛苦变得不再有那么痛苦。

这是雾霾伴随我生活的第三个年头。

我必须承认,去年和前年的冬天,我对雾霾的态度实在太大惊小怪了。

每当起床看见昏暗的天空,总分不清是雾还是霾,想好好安慰一下自己这是雾,确发现都到下午了,这“雾”还没散开。

我不停的刷着空气质量的App。看着线条的颜色从橙色(对敏感人群有害)变成红色(不健康),再从红色变成紫色(极不健康),心情的焦虑指数也不断增加。甚至后来,当线条颜色从紫色变成红色时,我心底竟有小小的欢呼,好像线条是绿色(健康)一样高兴。

我在朋友圈里咒骂着雾霾,转发着《摄影师深入雾霾源头,排到的场景让人绝望》、《美国把中国雾霾当教材拿到了学生课堂,并告诉中国真正的雾霾源头!》类似这样的文章,似乎能狠狠出一口恶气。

我强迫家里人24小时开着空气净化器,关闭门窗。望着空气净化器吹出来的空气,我看不到也摸不着,只能默默希望,从净化器风口出来的会是好空气。

可是我做这些都无法让我的内心停止焦虑。我依然日复一日的焦虑着。因为我们不得不出门,不得不暴露在雾霾中。

而我能祈祷的,只有来一场大风把雾霾全部吹散。

至少,报纸给了我希望,等风来了,雾霾就散了。



伴随冷空气来的风,是上帝派来的天使。

在今年进入秋天时,我就想过关于牵着冬天尾巴而到来的雾霾,我提醒自己,少一点大惊小怪,既然已经有了2年的经历,该平静一点面对了。

可是,当我看着阴魂不散的雾霾时,我对雾霾焦虑度的边际效应不减反增。

我走在这个城市中,浓得化不开的霾让我看不清前方的道路,感受不到城市的生气,压抑、窒息、焦虑,我的心同这个空气一样,都生病了。

是否,唯一的办法就是祈祷大风的到来?

3.

当身边人劝导我,不要如此焦虑,雾霾没有关系、习惯了就好、如果不能改变这个世界,你就改变自己时;

当我看着重雾霾天,家长还辛苦地带着小孩子在楼下跑来跑去做游戏时;

当城市被雾霾包围,我看着路上跑步、锻炼的市民时;

我想给他们一个大大的拥抱,诚恳地告诉他们,雾霾真的会影响我们的健康,请重新认识雾霾,请恐惧雾霾,请想方设法远离雾霾。

美国环保署2009年发布《关于空气颗粒物综合科学评估报告》指出,有足够的科学研究结果证明了大气细粒子能吸附大量有致癌物质和基因毒性诱变物质,给人体健康带来不可忽视的负面影响,包括提高死亡率、使慢性病加剧、使呼吸系统及心脏系统疾病恶化,改变肺功能及结构、影响生殖能力、改变人体的免疫结构等。

我们吸入雾霾,影响的不仅仅是呼吸系统,雾霾因为颗粒小,会进入到血液参与循环,身体各机能都将受到损害。因为小孩和老人抵抗力弱,雾霾对他们造成的影响会更大。

以为能够习惯就好的天真的人儿,可惜雾霾是真的会伤害你们身体的魔鬼。

我们的身体是经过几万年进化才成为现在的样子,难道经过数年的勇敢呼吸雾霾,我们就能进化出抗雾霾的超级肺?

不,这只会让你死得更快一点。

4.

中国不是第一个面临雾霾问题的国家。

最出名的一个,是英国伦敦的雾霾事件。

1952年12月4日至9日的伦敦,作为工业革命发源地的伦敦,浓雾弥漫,伦敦市民开始感到呼吸困难、眼睛刺痛,发生哮喘、咳嗽等症状。

短短几天,英国4000人突然离世,超过10万人感染呼吸道疾病。

大雾散去,英国人开始深刻反思。1956年,英国颁布了《清洁空气法案》,开始了长达30年的漫长治理雾霾的工作,终于让雾霾天气从每年几十天,减少到每年十几天,再减少到每年几天。

伦敦的雾霾不是被风吹走的,伦敦的雾霾是被英国感受到切肤之痛后,严格执行各项空气防止污染法案而赶跑的。

今天,在人类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中具有历史性意义的《巴黎协定》将正式生效。

中国曾承诺碳排放量将于2030年达到峰值。现在,国内正在积极发展情节能源,巨大的改革力度让不少观察者相信,中国的碳排放量将很快达到峰值。

中美两国力促《巴黎协定》签署,中美联手使《巴黎协定》比预期还要早的生效。中国在全球气候治理中表现出的责任和担当收到了国际社会的肯定。

尽管2030年,看上去像一个遥远的梦,但是Never too late,现在开始永远不迟。

至少,我的心中有了一缕曙光。

5.

在全球一体化的今天,经济的发展至关重要。

中国改革开放快40年,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从一个物质极度匮乏的时代,变成当下物质过剩的时代,随之疯狂生长的,还有我们越来越难满足的物质欲。

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过度开发是振兴经济的绝招,挥霍资源是摆脱贫困的捷径。

大自然再一次向我们证明,世上从来没有什么捷径,捷径不过是小心翼翼绕过一个又一个的小弯道,走上了一个更大的弯道的路而已。

当我们的欲望之门被打开之后,如果没有道德的约束、法律的制约,便会像野草一样肆意地疯张。

我们对制度和道德的漠视,使雾霾肆虐有了机会。

6.

治理雾霾,如果只靠风,即使吹散了也会再回来,

还需要我们有痛定思痛的决心,有对法律的敬畏,有对道德的敬重,

这样,终会有一阵大风,吹散徘徊在我们生活城市的雾霾,不会再来。


这篇文章写于11月初,今天面对成都 415 的高指标空气质量指数,我不知道,我是否还能写出,“这样,终会有一阵大风,吹散徘徊在我们生活城市的雾霾,不会再来。” 这样的句子。

再怎么觉得心力交瘁、心烦意乱、无能为力,希望总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a remarkable in Chengdu.

分享到: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精彩图片
© 2016 粉丝服务 http://www.fensifuwu.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豫ICP备1002690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zl@nla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