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生人社交软件上的女生都说“不约”,她们真的说了实话吗?

2016-07-06 22:00

文章的开头,我们先抛出两个结论:

一个女性用户,在知名陌生人社交软件上被问“约吗”的概率=100%

上述结论,几乎不需要实验论证。

一个女性用户,在知名陌生人社交软件上被问“约吗”之后回答“不约”的概率>99%

这个结论中数据的准确性可能暂时缺乏支撑,这里仅用来指代“绝大部分”这个含义。

笔者女,利益相关,社交软件创业团队成员。我们的团队对正在研发进行中这个社交产品,核心的一点要求就是——“不约炮”。先就社交软件“约炮”这一问题,做几点探讨。


为什么我们要做一款“不约炮”的社交软件?

陌生人交友社区中普遍男女比例失衡,“狼多肉少”,很多人会想,是不是女性没有陌生人社交需求。其实,事实并非如此。

我们深度体验了上百款社交产品,从熟人实名领域的微信,到熟人匿名领域的无秘,再到陌生人实名领域的脉脉,以及陌生人匿名领域的陌陌,通过分析和对比发现,熟人社交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解决我们与他人联系和交往的“痛”,但对于某些“隐痛”却无能无力。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在成人世界、都市生活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社会角色,被赋予了相应的身份和行为模式。我们在和亲人、好友、同事同学的相处中维持关系,处理人情世故,但内心中总有一些情绪和想法,不能向他们无所顾忌地倾诉。而在陌生人匿名社交里,我们找到了倾诉秘密和宣泄情绪的快感,然而却无法找到倾诉后的理解和宣泄后的关怀。如果我们期望有一个暖心的“大白”来陪伴,且把这种希望寄托在陌生人匿名社交上时,一拥而上的“约炮男”,分分钟把人打回残酷的现实。

尽管我鼓起勇气,走出了现有的社交圈,试图在网络中寻找一个懂我的人。“附近”有很多人打招呼,很多人“右滑喜欢”了我,却没有一个能够和我交心对谈、疗愈我心的他。我想走心,我想谈感情,你却给了我一堆“约炮男”!男生知道“约炮”要用什么,他们的产品需求被满足了,那谁来关注我们女生的需求,谁来照顾我们女生的情感!在这种内心世界的孤独感面前,社交网络,显得多么苍白无力。

另一个角度,现如今市面上的陌生人匿名社交软件,无论男女,你敢光明磊落地让亲朋好友知道“对我就是这个APP的用户”吗?即使你并没有做出聊天以外的行为,甚至仅仅是随便看看。你不敢,因为你担心别人带着有色眼镜看你,脑补你在这类社区呈现的完全不同的一种形象和行为举止,因为这个软件的用户群体,自带有色标签。

在陌生人社交领域为女性用户找寻一片全新的未污染的天地,“不约炮”,当然有必要。

围绕着陌生人社交这个问题,我们持续做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用户访谈,对象以女性为主,包含多个年龄段单身或非单身的工作党或学生。结果表明,绝大部分用户对陌生人社交产品的理解中,包含了“约炮”这一概念;超过70%的用户表示自己不使用或卸载某些知名陌生人社交软件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不想“约炮”,或顾虑其“约炮”这一主要负面标签。

用户真的说了实话吗?

随机访问一些身边的男同胞,以及陌生人社交软件上的男性用户,他们纷纷对这一结果嗤之以鼻,他们坚持认为,使用该类软件的主要需求和动机,就是约炮,女孩子就是脸皮儿薄,不敢说吧。

为了验证这一性别差异认知,我们邀请了一批典型用户进行了两次焦点小组访谈,第一次有我们的2名男性团队成员现场参与,结果与前期用研基本一致;第二次我们和10余名女性用户约在了环境较为私密和轻松的咖啡厅,并且只有女性团队成员参与,打算进行一场女人间的对话,结果果然出乎意料。


你有跟陌生人社交的需求吗?

第一次访谈的结果显示,八成以上的女性用户表示不会主动跟陌生人交朋友,接近一半的用户表示,自己根本就没有跟陌生人社交的需求。

而在第二次只有女性的焦点小组访谈中,大家的答案明显丰富了起来。

一个豆瓣深度用户、有某组“组红”之称的年轻女孩说,自己很喜欢在网络上认识陌生人,加好友聊聊天什么的。一旦遇到抛出“约吗”这种问题的对象时,就立刻花式开骂,宣泄自己的情感,骂到自己爽了或者对方把她拉黑。“我就纳了闷儿,他们哪儿来的自信,话还没说两句,就能约女生开房?”“还有上来就给你发裸照的,我忍着恶心瞅了瞅,也不是吴彦祖+六块腹肌啊……”女生们都被逗乐了,局面从这里打开。

还有一些女生表示,会在一些兴趣群组中和陌生人加好友建立联络,比如结伴去草莓音乐节、旅游组、知乎本地交友等,即超过70%的女性用户,通过陌生人交友软件(陌陌、豆瓣同城等)或熟人社交软件的某些功能(如微信-附近的人)加过陌生人好友,几乎全部的访谈用户

都表示,在有话题可聊或沟通顺畅的情况下,愿意和陌生人交流。

结论:女生当然有何陌生人社交的需求,愿意基于同样兴趣爱好和有话可聊的话题和陌生人交朋友。


你愿意通过陌生人社交软件约炮吗?

“不愿意!”

第一次访谈结果中,全部的女性用户都均斩钉截铁地说自己没约过,百分之九十的女性用户都表示自己不会想去社交产品上约炮。这个结果让我不禁反问,难道某“约炮神器”上几千万的女性用户,是上帝新造出来的吗?

第二次访谈中,我们换了一种提问方式。

如果你的约炮对象是宋仲基,你约吗?

立刻有几位痴迷韩国欧巴的小女生大呼“果断约!”因为在场都是女生,气氛立刻轻松起来。“如果是吴亦凡,那我直接扑倒,哈哈哈!

当然部分女性用户还是比较理智,表示这仍然有违自己的原则,不会去做“约炮”这件事。

我进一步发问:”如果只是交流当朋友呢,你们愿意吗?“”那当然了,求之不得啊。“全部的女生都表示并不排斥,并且接受进一步发展的可能。

那么为什么你们一开始纷纷表示不约甚至压根儿不跟陌生人接触呢?

他们一上来第一句话就是‘在吗?’或‘约吗?’,不是屌丝就是Low逼!根本没想着要跟你好好交流!”

有好多头像一眼看过去,整个一乡村杀马特,第一印象就不过关!“

看来,网络虚拟和现实世界在很多地方还是有相似之处的,你顶着一个屌丝的形象,见面第一句话就是“约吗?”妹子都懒得搭理你,还跟你约?

更可怕的是,照片这种东西,谁都是挑自己最好看的上传——想想社交软件上男性用户一水儿的搞怪表情大头照和厕所对镜自拍——完了完了,女孩子们都绝望了……

结论:很多女性用户不是不想约,而是不想跟“你”约!


你相信通过陌生人社交软件可以找到真正的友情或者爱情吗?

现实中的感情都不靠谱,网络上的感情怎么靠得住?”女生们在这个问题上的观点倒是挺一致,纷纷摇头。

那身边的朋友有通过社交网络认识成为情侣的吗?

还别说,真有。我们公司有个程序员,大一流行QQ交友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女生,好了六七年,上周回老家办婚礼了。

嗯嗯,还有我的好朋友,用微信摇一摇摇到了她现在的男友,俩人也挺好。

意料之外,现场被访谈的女性用户,包括我们的两名女性团队成员,七成以上表示自己身边至少有一对通过网络恋爱成功的例子。

那么为什么大家在实际访谈中对陌生人社交软件的信任感如此之低呢?

一方面在于,以“陌陌”为首的陌生人社交软件,主打的“约炮”神器的品牌形象深入人心,在利用用户猎奇和寻求刺激的心理,吸引眼球并吸量的同时,也失去了一部分女性用户的信赖。更糟糕的是,“陌生人社交软件就是用来约炮的”以及“使用陌生人社交软件的人就是可以约炮的人”这种刻板印象,也变得更加难以洗脱。

另一方面,以“探探”为主的这类拼颜值的社交产品,把美女当作吸引男性用户的重要资源,女性变成了被消费的对象,除了好看的外形,其他任何方面的特长和闪光点都不会被关注。得不到尊重,用户自然会排斥。

综上两个例子,我们发现,主流的几款陌生人社交软件,都是围绕男性用户展开,而女性用户,在陌生人社交产品体系中,基本成为了男性的附庸,现实生活中,努力达成的男女平等的社会结构,在社交网络中却呈现出历史倒退的趋势,广大女性用户真的可以接受这种不平衡吗?两性之间的陌生人社交,还能形成一个良性的生态系统吗?

结论:不是不想相信,是不敢相信,现有的陌生人社交产品太不靠谱!


“不约炮”≠不约炮

即回复“不约”“老娘不约”的女性用户,并非是真的,在任何情况下都绝对不愿意和任何陌生男性发生关系。

多数女性用户都有和陌生人社交的意愿,但这种需求在“约炮”等乱象下,被固化成网络交友只走肾、不走心的负面行为,使得许多有陌生人社交需求的女性用户不去或者说不敢光明正大地去使用一款陌生人社交产品。

男性社交行为是为了性的成分居多,而女性社交行为是基于精神需求之上的,主打“约炮”牌的社交产品虽然直观犀利地指出了男性用户的需求,却同时将许多女性用户拒之门外。他们的逻辑是,生理需求一定是刚需,难道女性的精神需求就不刚吗?

女性用户不是不“约”,更不是不跟陌生人社交,而是所有的进一步交往(交友、找对象、发生关系)都是基于交流前提、情感基础之上的。一款真正尊重女性用户的社交产品不是只停留在那些表层次的需求,而是去真正深挖女性用户内心,从她们的行为习惯、使用动机出发,去打造一款符合她们认知方式和行为习惯的产品,更好地展现她们多角度的外在魅力和内在思想,让她们和更符合她们择友标准的男性用户,来一次走心的邂逅。至于那些仍然纯想走肾想约的人,那么多已有的“约炮神器”,还不能满足吗?

“不约炮”≠不约炮,正向积极的产品定位和品牌形象才能赢得女性用户的信赖,细致入微的细节关怀才能留住女性用户,而能够满足女性精神需求的产品理念才能让用户爱上产品。

分享到: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精彩图片
© 2016 粉丝服务 http://www.fensifuwu.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豫ICP备1002690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zl@nla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