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不能泛滥

2017-01-05 00:59

火树银花,不能回家

俗话说:乐善好施,能服于人。可惜,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对别人的帮助心存感激。人世间,白眼狼太多,好心不得好报的事太多,往往令人心酸失望,无力吐槽。??

这几天经历了一件小事,尽管有些微不足道,却因为实在是让我备受折磨,所以不吐不快。??

前些天,有个不久前在饭局上认识,只有一面之缘的小吕打电话给我。他跟我商量,能不能行个方便,让他在北京上大学的弟弟小高到我的房间借住几天。当时我以为对方是个家境贫困的大学生,为了节省点开支,所以找个免费住宿的地方。或许是当年我的大学生涯也经历过许多磨难,又想反正自己在酒店独自住着一个标间,还有一张床空着。所以我没有多问,也没有多想,就随口答应了。没想到,这个草率的善举,竟然成了我自寻烦恼的开始。??

在征得我同意后,那个叫小高的大学生,当天下午就把行李搬到了我住的酒店。他来的时候,我出去办事了,并不知情。晚上回到酒店,发现地上杂乱无章的摆放着一些行李,房间里却没有人在。我猜想应该就是小高的,他可能出去了。于是我就先休息,直到晚上快12点了,不见人来,也没有电话或短信,我有点担心,生怕小高出事,但又不知道他的联系电话。于是我就问了他的哥哥小吕,当时小吕也一问三不知,还反问我:“小高没有和你联系吗?你的电话我早就告诉他了。”接着小吕说会打电话给小高。过了一会,小吕回电话给我,说小高来酒店时敲门发现我没在,就自己去前台登记了身份证,要了张房卡,再把行李搬到我的房间里随着摆着后,就和同学出去玩了,他们正在夜场里玩着,可能会晚一点回酒店住,也可能不回酒店,叫我不要管他,若是有事会打电话给我的。??

我有些无语,觉得小高也太不靠谱了,明明有我的电话却不主动联系我一下,堂堂大学生,难道这点礼貌也没有吗?从一进门看见满地杂乱摆放的行李,我就觉得小高可能是个邋遢的人,又从他行李的样子和他的夜不归宿来判断,这小子家境肯定不贫困。??

果不其然,小高一夜未回酒店,也无电话或短信告知我一声。反倒让我咸吃萝卜淡操心的一夜无法安睡,总忍不住会想去想小高几点会回来,夜归会不会安全,半夜敲门会不会吵醒我。??

到了第二天早上,正当我睡眼惺忪的时候,小高终于来了。他居然没敲门,自己用房卡开了门,走进来看我睡在床上,只是轻描淡写的冲我说了一句:“我是吕××的小弟。”然后脱了外套丢在随手丢在电视柜上,又脱了运动鞋随手丢在床边上,居然不洗脸,不洗脚,就在另一张床上躺下,之后一言不发,五分钟都不到,鼾声如雷。??

我除了惊讶,还是惊讶,一时间居然也无话可说。从他脱下鞋子的那一刻,有一股浓郁的类似豆豉馊掉的恶臭味开始在房间里弥漫。让我差点闻吐了,我敢保证,在我有生之年,这绝对是我遇到的最臭的一双臭脚和臭鞋。这是多少年没洗脚没换袜子了,才会酝酿出这么销魂的味道啊?我更诧异,做为一名在帝都受高等教育的大学生,怎会如此没有礼貌,又不讲卫生。这也是我见过的秒睡秒打鼾的第一人,只想感叹,这家伙真是一朵奇葩,天知道他昨晚到底是去偷鸡了,还是摸狗了,无论做什么,一定是一宿没睡,才会这样困吧???

他都已经睡了,我不想喊醒他。于是我赶紧把窗子和门打开,让风吹进来,空气对流,稍微吹散了一点臭味。接着我立刻起床,三下五除二穿好衣服,又以最快的速度洗溯好,然后逃也似得离开房间。我想,就让他闻着自己的脚臭味好好睡一觉吧!等他醒来,我再婉转的提醒他注意一下个人卫生。??

我顶着雾霾,出去外面转了好几个小时。直到下午一点左右,我想小高可能睡醒了,才回到酒店。岂料,走到门口便听见房间里鼾声依旧,甚至隔着一道门,还是有脚臭味从门缝中倔强的钻了出来。于是,我赶紧折头就走,赶紧放弃了想回房间睡午觉的念头,继续出去外面到处瞎逛,消磨“有家难回”的尴尬时光。又到了下午五点多,天色渐暗,我想着这下小高应该睡醒了吧!所以再次回到酒店。这一次,他终于醒了,尽管房间的窗子一直开着,但是恶臭依旧。小高目光呆滞的躺在床上玩着手机,还抽着烟,我进门时他连看都不看一眼,仿佛也没有主动和我打招呼的打算,也没主动发烟给我。我皱着眉头干咳了几声,他终于抬起头懒洋洋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说:“你回来了?”我突然很想发火,却又按耐着火气回答了一个字:“嗯!”之后无话可谈。??

看他躺在床上自顾自玩着手机,一支接一支的抽着烟。又时不时发出一声嘿嘿的傻笑,不知道是在看什么综艺节目,还是和谁聊着天,仿佛当我是空气一样。我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心里只是懊恼怎么会轻易答应一个根本不认识的人,又如此邋遢的人来跟自己同住。后来,我打算去餐厅吃晚饭,出于礼貌,还是问了他一句:“你吃饭没有?”??

他说:“没吃。”??

“那要不要一起去餐厅吃自助餐?”??

“不消了,我是回族,待会我要出去吃。”??

……??

我独自去餐厅吃饭时,忽然想起,小高自称是回族,但之前我见过小吕却是吃猪肉的。莫非他们不是亲兄弟?正当我想这个问题的时候,刚好小吕打电话来给我,他说小高跟他说了晚上还要出去玩,白天才会来酒店睡。我有些郁闷,为何小高之前自己不跟我说呢?或者明明有我电话,何必还要通过小吕来传话呢?我又疑惑的问小吕:“小高是你亲弟弟吗?”结果小吕说:“不是,他是我领导家的儿子,我也是第一次认识。”这让我更加郁闷,就想小吕这个人也真不厚道,之前跟我怎么不说清楚呢???

吃过晚饭,我又回到房间,小高还没走,依然躺在玩手机。我嫌房间太臭,实在待不下去,只好又出门去逛,外面天太冷,雾霾又重,我便走到附近一个超市,足足逛到晚上十点钟,料想小高一定走了,才又回到酒店。这一次,他人岁走了,脚臭味却还在,房间里也很凌乱,他的行李从地上搬到了电视柜及书桌上,依然随意摆放。他睡过的床上被子裹成团,枕头掉在地上,床头柜上、床边地上有几个烟头,被弹烟灰无数。还有令我最无语的,卫生间的马桶里,用完没有冲水!我按下冲水按钮的那一刻,忍不住对着空气骂了一句脏话。??

我自己把房间卫生打扫干净。捡走烟头,抹净烟灰,又开着门窗吹了半个小时,好不容易那令人作呕的脚臭味才渐渐消散。??

之后连续两天,我仿佛做噩梦一样,继续忍受着小高这个陌生人毫不客气地带来给我的种种烦扰。这家伙昼伏夜出,白天可以不吃饭,只喝水,几乎从早睡到晚,天黑了又出去各种夜场各种嗨。只要他在房间里,我都赶紧离开,就算雾霾再大,我也愿意出去外面。从没见他洗一次脸,洗一次脚,更没有洗澡。他从未主动和我打个招呼,也从没主动递一支烟给我。那种理所当然的态度让我几次想发火,但又忍了,真是忍得好辛苦。??

后来他终于走了,一句招呼都没有就走了。我回到酒店时,又花了半个多小时打扫卫生,开窗开门通风对流。他仅睡了三天的被褥,白生生的被褥,居然满是污渍、汗渍,脏得如同连续睡了一个多月没有换洗过一样。??

在他走后,我如释重负,又莫名感慨:善良,还是不能泛滥。????

分享到: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精彩图片
© 2016 粉丝服务 http://www.fensifuwu.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豫ICP备1002690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zl@nla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