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无所获的奔波着

2017-01-05 01:29

图片发自简书App

?

这些年,我一直在路上奔波着,从铁皮火车,到颜色不一的大巴车,从未停歇过,在这期间,我一无所获,而有所改变的就是一年一增加的年龄。

两年前,爷爷去世,我和先生抱着孩子回家奔丧,那是结婚以后,第一次参加葬礼,在车上忍不住泪流满面,那个时候我才清醒的认识到,从今往后,我可能只有在参加家里的葬礼,或者亲人病危的时候,才有可能在盛夏晚秋的季节坐上大巴车,急匆匆的赶回家。

爷爷的丧事毕了以后,亲人都在那天离开了父亲的家,我也告诉父亲,我也要走,于是一行十几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那个农家大院,出了家门后,四妈看着我说了句:要不你明天走,帮你爸爸收拾一下家里。我沉默着没有回答,四妈见我不语,便也不再说什么,继续朝着前面走去。走了两步,我回头看了眼家门,父亲和弟弟站在那里,看着我们离开,原本嘈杂的大门口,顿时就冷清了下来,我再也忍不住,几天以来的防线终于崩溃,眼泪在瞬间就溢了出来,任凭我怎么使劲,它都回不去眼眶中,先生在旁边责问到:哭什么,有没有名堂。

父亲从后面追了上来,站在我的面前低下了头,“你要走就走,家里也没有什么好收拾的,对,你忙,你们都忙,都走吧。”父亲说完,便转身走了回去。那一刻,我看着父亲苍老的背影深深的感到悲哀,我是有多么的自私,为什么就不能在家多待两天?那些揪心的往事已经过去了八年,可是我还是无法释怀,尽管那个家曾经给了我几年温暖,可是那究竟是抵不过后来的孤寂,我想应该是从我决然的离开家的时候,薄凉就渗进了我的骨髓,它终将伴随我的一生,时刻的折磨着我,让我永远的不能忘记自己是有多么的残忍和决绝。

如今过去了快两年了,父亲应该又矮小了,弟弟应该和我一样高了,我大了弟弟十岁,可是弟弟却比我懂事,他在和我同样的年龄时,他比我孝顺,他陪伴着父亲,也不会惹父亲生气。每每坐上车,我就会看着窗外发呆,两年前的影像就会透过玻璃车窗折现在了我的眼前,透过阳光,我看到了那个抱着孩子的女人,她急匆匆的跟在一群人的后面,全然不顾身后那两道舍不得的眼光,渐渐的消失在了墙角的拐弯处。她应该没有看到,身后的一大一小的人,都红了眼眶。?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两年,路过很多地方,看着车外的风景,和来来往往的车辆,我欲加的沉默,只是冷眼看着远处的天空,空中有几只麻雀,它们嬉戏在有树枝的田野里,田野里有着一位穿着蓝色布衫的老人在农作,他的双手应该布满了手茧,生活的艰辛让他没有时间坐下来休息一会,我想他肯定也是不会知道,我在远处的车上,在看他。

秋天的到来,车窗外的风景远没有以前的风景那么美好了,麻雀少的可怜,寻觅不到一只,只是农田里农作的的老人还在,而且随着冷冽的秋风吹来,很多的树叶黄了,落了,离开了赖一生存的枝干,回归到了泥土之中。它这短短的一生从春天的嫩芽儿,夏天的葱绿,到秋天的离开便也就走完了。

有的时候我特别希望自己也是一片树叶,一个枝干上会有无数个我,就算今天黄了,落了,枝干也不会注意到我,也不会因为我难过。亦或者希望自己是一阵微风,刮过田野枝干天地间,不留下一点痕迹,那是有多好,默默的来到这世间走了一遭,不留下一点的痕迹,那便也了了心愿了。  

可是这些终究还是徒想,我还得继续在路上奔波着,依旧一无所获着。?


图片发自简书App
分享到: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精彩图片
© 2016 粉丝服务 http://www.fensifuwu.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豫ICP备1002690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zl@nla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