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特朗普 2017这些新面孔或将登上政治舞台

2017-01-01 14:52

摘要:英国脱欧、恐怖袭击、韩国亲信门……2016年国际大事此起彼伏,呈现新的特点,其中一个原因,是政坛人物的更迭。从亚洲到欧洲、从非洲到美洲,数十个国家在过去一年进行了领导人的换届选举。在2016年,有几个重要的政治人物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之中,比如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在美国大选中获胜的特朗普,联合国新任秘书长古特雷斯等等。

接下来,我们先来回顾一下重要的三张“面孔”。

新面孔之一:杜特尔特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

杜特尔特就任总统后,选择了中国,并与中方谈成一系列重要合作,并喊话要和美国“分道扬镳”。他不仅敢对美国总统奥巴马破口大骂、装病避开与奥巴马的会见,还对美国干涉他领导的大规模扫毒行动表达强烈不满,表示要中止与美方一系列合作。他甚至于12月16日甚至表态说:“我们不需要美国人的钱。”

有诸多主流媒体认为,杜特尔特成功当选,会使的东南亚的局势变得更加复杂,至于这种复杂究竟会不会恶化,还要看这位菲律宾总统以后会怎么做。

新面孔之二:特朗普

(美国下一任总统特朗普)

2016年11月9日凌晨,跌宕起伏的美国总统选举“大戏”迎来峰回路转的大结局,事先被政治建制派、名人精英乃至主流媒体普遍“唱衰”的共和党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意外”当选美国总统。时至今日,美国主流社会对这种“惊奇”似乎仍然表示不理解,所以结果出来后,他便面临很多质疑声,更有人说他利用舆论和其余手段舞弊,就连Facebook也被卷入这个漩涡。

还未正式上台的特朗普便已经有着不小的“野心”,在社交平台上不断发言,对着其余国家领导人隔空喊话,甚至和奥巴马矛盾不断,他的一系列动作引来部分美国民众的不满,于是才会出现他的女儿在飞机上被大骂的事件。

舆论普遍认为,特朗普上台后势必会利用权力对世界施以重大影响。无论欢迎与否,美国乃至世界都必须面对。然而,如何用切实可行的政策填补竞选期间许下的诸多承诺,是特朗普未来面临的一大难题。在他的一系列“大动作”中,不难看出他想“推翻”美国很多的传统,但是,推翻之后他又该如何重建?

新面孔之三:古特雷斯

(现任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

2017年1月1日,新年伊始,联合国新任秘书长古特雷斯正式上任,成为继潘基文之后的联合国历史上第九任秘书长。任期自2017年1月1日起至2021年12月31日,古特雷斯曾任葡萄牙总理,他的工作能力出众,任职期间政绩斐然,葡萄牙国民经济得到高速增长,国家制定最低工资标准,底层民众基本生活得到保障,国民生活质量明显改善。

在接受记者访问时,古特雷斯曾这样谈及从政原因:“我曾在里斯本的贫民窟当志愿者时发现了很多可怕的问题,除了政治没有办法解决,这就是我进入政界的原因。”

古特雷斯非常熟悉和习惯多元文化的工作环境,与东、西方国家都有自然融洽的联系,在解决许多问题上所采取的外交手段能够促进各方顺利沟通。所以,外界非常期待他对联合国会有什么新的设想。

那么,除了在2017年正式上任的古特雷斯,以及不久后的特朗普,在新的2017年,还会有多少新的政治面孔出现呢?想要知道这个答案,首先得关注今年各国的换届选举,比如法国、伊朗、德国、韩国、泰国等。

法国大选

(法国前经济部长埃默曼·马克龙)

法国的首轮选举将在2017年4月23日进行, 次轮选举从5月7日开始。

2017年的法国选举备受瞩目,在特朗普赢得美国大选后,法国极右翼“国民阵线”领导人勒庞扬言她将成为下一任总统。然而,据民意调查显示,这是不可能的发生的事。据外媒报道,法国哈里斯互动民调所近日发布的民意调查数据显示,信任前经济部长埃默曼·马克龙的法国人最多(至少41%)。

据该民调数据,相较于11月,受访者对马克龙的信任度提高了2%。同时,支持在右翼总统初选失利的前总理阿兰?朱佩的人数减少了6%,达37%。代表右翼参选的法国前总理菲永得到31%的支持。对现总统奥朗德的信任度达25%,比11月多出了3%。

不过和民意相反的是,大多数法国政治专家认为庞勒有可能成为进入决胜局的两位候选人之一。如果勒庞胜利,她将改变法国的政治,激励欧洲其他地方的极右翼党派,并使德国总理默克尔成为唯一倡导欧盟统一的欧洲领导人。即便勒庞失败,她也可以让法国进一步右转,因为她关于移民、恐怖分子和欧盟的激烈论调可能已在她的对手身上产生影响。

韩国大选

(前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

因亲信干政丑闻,韩国国会以压倒性投票决定弹劾现任总统朴槿惠。在韩国宪法法院审理弹劾案期间,朴槿惠被暂停总统职权。即使法院推翻了弹劾,韩国的宪法也禁止朴槿惠竞选连任。毫无疑问,这个丑闻已经让韩国选举陷入动荡。

目前,最大在野党共同民主党前党首文在寅是选战的热门人物。卸任联合国秘书长的潘基文可能考虑竞选总统。而绰号为“韩国特朗普”的李在明的支持率也在上升。在选战开启前,形势仍可能出现更多起伏。

日前,韩国最新一轮总统候选人支持率的民调出炉,潘基文的支持率由之前的20.5%上升至目前的23.3%,而文在寅的支持率由之前的23.7%微降至目前的23.1%,潘基文以微弱优势(0.2%)再次反超文在寅,暂时夺回支持率第一的位置。被称为韩版“特朗普”的李在明由14.9%下降到目前的12.3%,排名第三。

德国大选

(德国总理默克尔)

默克尔在担任总理的11年里,为欧洲政治和经济留下了个人印记。她推出紧缩措施来应对欧元区债务危机,欢迎超过一百万难民到德国,并在让欧洲形成统一战线对抗俄罗斯攻势方面发挥了引领作用。有分析认为,虽然默克尔领导的中右翼“基民盟”将很可能在联邦议院失去席位,但她最终将赢得选举。

在最近的民意调查中,德国副总理、中左翼社会民主党人加布里尔的支持率落后默克尔10个百分点(34%对24%)。

柏林圣诞市场恐袭案说明,欧盟已没有哪个国家是绝对安全的,一些学者更担心,这些接二连三发生的严重恐袭,会导致排外情绪和民粹主义抬头,冲击德法等国2017年大选形势,令极右势力受益。

另外,默克尔的难民政策也再次成为众矢之的,别国民众中不乏抱怨德国总理自作主张敞开边境,将欧洲置于危险境地,还有人担心欧洲未来将陷入更多分歧。而在这种背景下,加深欧洲一体化更像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恐袭助推极右势力挑战大选,面对2017年大选,寻求第四次连任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压力山大。

泰国大选

(泰国总理巴育)

泰国军方自1932年以来已经推翻了该国政府12次。最近一次是在2014年5月,军方把前总理英拉赶下了台。军政府声称,它正在采取行动保护国家和恢复秩序,英拉2013年12月决定解散议会下院后触发了几个月的政治内战和暴力。由巴育领导的军政府宣布,只有在实行迫切需要的政治改革之后,才能恢复民主制度。

去年8月,泰国以61%对39%的票数批准军方起草的宪法。它巩固了军队在泰国政治中的特权,使其有权确定250名泰国参议员,并可在不经议会同意的情况下随时实施戒严。另一方面,泰国国王普密蓬的去世,也使泰国政治更加复杂。

不过,在泰王去世后,泰国媒体《曼谷邮报》报道称,2017年举行大选的计划不会受到影响。但泰国军方拒绝就此报道发表评论。此外《曼谷邮报》于2016年8月18日报道称,泰国总理巴育首次表示,如果2017年大选时选民实在没有“更好”选择,他愿意就留任总理一事展开讨论。

伊朗大选

(伊朗总统鲁哈尼)

伊朗现任总统鲁哈尼与西方谈判达成核协议,为伊朗解除了它所面临的许多制裁。但随着特朗普的当选,核协议的成功如今看起来很不稳定。与此同时,伊朗经济继续蹒跚而行,放松制裁尚未产生切实效果,而《公民权利宪章》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审查。

幸运的是,对于鲁哈尼来说,伊朗的强硬派阵营尚未找到替代他的人选。内贾德曾暗示参加总统竞选,但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取消了他的竞选资格。因此,目前鲁哈尼被看好将赢得第二任期。

因为,对于伊朗大选来说,能够获得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的支持,对于任何一方来说都至关重要。一方面,哈梅内伊作为最高精神领袖,其一言一行,足以影响整个伊朗国内的政治形势;另一方面,“宪法监督委员会”半数委员都由最高领导人直接任命,而剩余的半数,也同最高领导人所管辖的其他机构密切相关。而就目前来说,伊朗鲁哈尼政府得到了哈梅内伊一定的支持。

另外,从历史上讲,历届伊朗总统都成功的实现了连任,伊朗国内政治也得以保持连续性。所以,从政治现实看,伊朗内政外交新的变化,也需要鲁哈尼政府继续推动。因此如果没有意外,下一届的伊朗总统仍然继续是鲁哈尼。

聚集新知识,汇聚新思想,每天一起看世界!

分享到: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精彩图片
© 2016 粉丝服务 http://www.fensifuwu.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豫ICP备1002690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zl@nla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