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这位驸马爷 遇事闭口不言 躲过了一场杀身之祸

2018-03-07 18:08

清朝有一种官职,叫做“御前大臣”。御前大臣,是在康熙年间设置的。这个职位既没有品秩,也没有俸禄,一般从王公大臣之中简员充当,扮演的是皇帝身边机要秘书长和安保队长的双重角色。

与皇帝最亲近的三类大臣里,御前大臣、军机大臣和总管内务府大臣三足鼎立。有人认为:“御前大臣班列是前,但尊而不要,军机则权而要,内务府则亲而要。”但这里所说的“要”,其实是针对一般的国家政策和内廷事务而言的。当皇帝做出重大政治决策之时,首先预闻机密的,还是御前大臣。

咸丰皇帝临终前,指定赞襄政务的八位顾命大臣中,排在前面的四位即为御前大臣,后面四位则为军机大臣。其中四位御前大臣,按身份尊卑排序,分别是怡亲王载垣、郑亲王端华、额驸景寿和协办大学士肃顺。额驸的爵位不及亲王,而肃顺虽然官职高、权位重,但封爵仅为三等辅国将军,因此还要名列景寿之后。

这位驸马爷究竟是什么来头呢?

景寿出自满洲大姓富察氏,属镶黄旗。景寿的父亲,是道光朝的御前大臣一等公博启图。由于家世门第高贵,加上景寿本人可能长得比较帅,所以被道光皇帝的六公主寿恩公主看中,跟皇帝攀上了亲戚。

寿恩公主为静贵妃所出,是恭亲王奕訢的亲姐姐。我们之前谈到,静贵妃在生前,始终是皇贵妃和皇太妃的身份,后来晋尊康慈皇太后和孝静成皇后,是她的儿子奕訢通过不那么正规的手续追封的。寿恩公主既非中宫所出,下嫁时本应封为和硕公主,景寿也本应该是和硕额驸。但由于道光实在非常钟爱这个女儿,于是破格封她为固伦公主,导致景寿也跟着沾光,成了固伦额驸。根据乾隆十三年(1748年)的定制,固伦额驸与和硕额驸相比,除了品级高出一级之外,还有一个非常酷炫的特权——骑马时赐用皇家定制紫色缰绳,以彰显尊贵不凡的身份。

景寿和寿恩公主,是在道光二十五年(1845年)正式成婚的。在成亲之前,道光就先赏景寿头品顶戴,入上书房陪皇子们一起读书。景寿和四阿哥奕詝、六阿哥奕訢年龄相仿,又有静贵妃作为共同的额娘,同窗学习,关系自然不会差。后来咸丰即位,也比较重用和亲近这位姐夫,从散秩大臣、御前侍卫一步步提拔,最终让景寿子承父业,当上了咸丰朝的御前大臣。

景寿这个人,不知道是因为能力平庸还是为人低调,他的出镜率一直比较低。比较靠谱的猜测是,景寿知道自己外戚的身份比较敏感,所以基本上是埋头做好自己本职工作,不刻意去抢镜头。皇帝安排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皇帝被英法联军吓跑,景寿作为御前大臣,也就随扈来到了热河。

寿恩公主红颜薄命,殁于咸丰九年(1859年),年仅30岁。景寿随同咸丰逃到热河之时,已经是个鳏夫。按理说,失去公主这个靠山,景寿得到的恩宠可能会有所减少。但事实却恰恰相反,到热河之后,咸丰对景寿愈加器重,任命他入军机处,掌军机大臣之职。

景寿出任军机大臣一事,在《清实录》和《清史稿》的军机大臣年表中,都并未提及,但并非无迹可寻。后来慈安和慈禧太后返回北京,发动辛酉政变所发的第一道诏书,就有“景寿、穆荫、匡源、杜翰、焦佑瀛着退出军机处”一语。《清史稿》穆宗本纪也有提到:“解载垣、端华、肃顺任,罢景寿、穆荫、匡源、杜翰、焦佑瀛军机。”

因此,自嘉庆四年(1799年)嘉庆皇帝规定“军机大臣及御前大臣彼此不令相兼,所以杜专权而防壅蔽”,景寿是继和珅之后,清朝唯一身兼军机大臣和御前大臣两职的人。加上景寿又是咸丰的姐夫,可谓是尊、亲、权、要集于一身,红得发紫。

可能景寿自己也纳闷:皇帝小舅子为啥突然对我这么好?不久之后,随着八位顾命大臣名单的公布,答案便昭然若揭了。名单中有景寿并不奇怪,奇怪的是,恭亲王奕訢竟未入选。实际上,恭亲王的缺席,也正是景寿入列的原因。

清朝家法,主张“亲亲尊贤”,咸丰指定顾命大臣,也不能违背这一原则。载垣端华虽为铁帽子亲王,肃顺虽深受咸丰亲信,但他们属于远支,为“贤”不为“亲”,而“亲”又应在“贤”之上。

若论咸丰的至亲,莫过于他的亲弟弟恭亲王。论血统、论才具、论声望,顾命大臣中都应有奕訢的一席之地。但奕訢被肃党排挤,又受咸丰的猜忌,他被挤出顾命大臣之列,便由景寿顶替了这个“亲亲”的位置。

顾命大臣中另外七人都是“肃党”,因此对自己膺受顾命的原因,景寿应该有着比较清醒的认识。多年以来,景寿一直在扮演好驸马爷的角色,这个政治漩涡,他是被裹挟进去的,并非因为有什么野心或企图。

要知道,雍正当年因夺嫡之事,连自己的亲兄弟都不放过。景寿只是一个跟皇室没有血缘关系的驸马,万一站错了队伍,可不能指望慈禧太后和恭亲王能对他这个姐夫手下留情。所以,在就任顾命大臣之后,面对肃党与两宫太后之间的冲突,景寿是这样表现的:

杜翰顶撞太后,气得慈禧浑身发颤,景寿保持沉默。

肃顺哓哓置辩,吓得小皇帝尿了裤子,景寿保持沉默。

两宫太后和恭亲王发动政变,将顾命八大臣下狱治罪,景寿依然保持沉默。

故而,后来两宫太后和恭亲王往八位顾命大臣头上扣帽子的时候,谕旨上景寿的罪名是:“身为国戚,缄默不言。”

景寿缄默不言,其实是对他最有利的选择。对肃党而言,让景寿入伙,只要他不捣乱就行了,发不发表意见其实并无所谓。而两宫太后看在眼里,也是明在心里,没有将景寿当成敌人。

到最后,四个御前大臣中,其他三个都死得很惨,惟有景寿保住了一命。景寿所受的惩罚,和几位军机大臣一样,被革除了一切职务。另外,景寿额驸的品级也降了一等,失去了骑马用紫缰的贵族特权。

活下来这五位大臣退出军机,基本上是永不叙用,此生的政治前途算走到尽头了。许多人以为,景寿被革职,算是小惩大诫,为依附肃党付出的代价。但过了不到半年,大家发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同治元年(1862年)二月,恭亲王从镶红旗蒙古都统调任正红旗满洲都统,镶红旗蒙古都统的位子空了出来,朝廷让景寿补上了这个缺。

对景寿而言,这是重新起用的信号。果然,又过了不到一个月,朝廷就给景寿官复原职,出任御前大臣,另外还兼任正白旗领侍卫内大臣和后扈大臣,恩典比往日有增无减。同治三年(1864年),曾国藩率湘军攻克江宁,平定了为患十余年的太平天国叛乱,朝廷大赏宗亲,也没漏掉景寿那一份,对其赏还紫缰,恢复了固伦额驸的品级。

景寿作为处于晚清这场政治风暴中心的人物,尘埃落定后,不降反升,已经让不知内情的人觉得不可思议。同治四年(1865年),慈禧又把自己收养的恭亲王女儿——荣寿固伦公主嫁给了景寿的儿子志端,父子都成了大清的驸马爷。这一场表兄妹的近亲联姻,不得不让人怀疑,当年辛酉政变发生前,景寿是不是和两宫太后及恭亲王私下达成过什么交易。

或许,我们一开始觉得,景寿两边都不站队,闷声发大财,已经非常聪明。但实际上,他比我们想象的还要高明得多,他竟然两条队同时站。

分享到: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精彩图片
© 2016 粉丝服务 http://www.fensifuwu.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豫ICP备1002690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zl@nla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