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梅迎春”“东方梵高”陈子庄梅花作品欣赏

2018-03-07 18:08

陈子庄的花鸟画从齐白石画法入手,由此再追溯吴昌硕,特别是花卉的画法甚至题材,多以齐、吴为指归,奠定了陈氏花鸟画的基本格局。

但在绘画意境的取向上,他则远绍八大山人,尤其是一些意有所指的题材与画法,以曲折的隐喻手法,流露出对当时社会的体验与喟叹,不过,其表达的方式较之八大山人更形隐晦。

陈氏画鸟则受任伯年启发,观察自然界中的鸟,体味其生趣,然后以八大山人似的简洁笔墨,用写生的手段捕捉形象入画。

在绘画技术上,与吴昌硕相比,陈氏更简洁,明快,多用单线,少用复线,多用原色,少用复合色,墨、色分明而不浑融。画面的干净、明亮使他的花鸟画作品别有一种吸引人的地方。

构图上更单纯简洁,减去不必要的辅助因素,使画面构成表达出明显的意图倾向,由此获得构图上的力度感,在视觉上特别具有冲击力。

与齐白石相比,陈氏用笔的变化更多,笔势灵活生动,往往化用书法中行、草书线条入画。

由于陈氏写生能力很强,因而画面上表现出的造型能力也很强,花鸟动物的形象都极富生命力。

用笔方法上并不主张专用中锋,力倡“笔用八面、八面生锋”,笔尖,笔肚、笔根互用,各取其宜,而运笔的速度快慢参差,或轻如游雾,或重似崩云,这一点与齐白石几乎是匀速运笔、中锋平匀的方法很不相同。

陈子庄在花鸟画中以“不在名园在路旁”的野草闲花自况,画牡丹声称是“山深人不知,常在绿云里”的天彭山野牡丹,画梅花则是“年年苦受斧斤厄,砍尽南枝与北枝”的江路野梅,以此来曲折地自况身世并表达对于政治中心的疏离,在60、70年代中国大陆的政治环境下,即使这样做也需要相当大的勇气。

分享到: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精彩图片
© 2016 粉丝服务 http://www.fensifuwu.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豫ICP备1002690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zl@nla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