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世凯一生被骂卖国贼,然而在保卫领土主权上,他宁死不让步

2018-05-10 16:25

【军武次位面】作者:懊道人

103年前的今天,日本政府逼迫腐败无能的北洋政府签订了“二十一条”,这项不平等条约严重损害了中国主权利益,差点把中国变成第二个印度。日本人彻底撕下了伪善的面具,其侵吞中国的狼子野心暴露在世人面前。

▲二十一条文本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欧洲列强悉数卷入了这场旷日持久的攻坚战,无力东顾,远东出现了一段权力真空期。得知此消息后,日本人欣喜若狂,将此天赐良机称作“天佑”,着手彻底解决中国问题,把中国变成日本的附庸。

1914年8月15日,日本政府借口向德国下达最后通牒,要求德国交出中国山东的胶州湾租界。当时德国正与英法俄三国在欧洲杀得你死我活,哪有心情管远在中国租界?所以并未回复日本政府。8天后,日本对德宣战,派出两万军队浩浩荡荡在山东登陆,准备进攻胶州租界。

这下让北洋政府的总统袁世凯犯了难,虽然在一战爆发之初,中国就宣布中立,想把自己抽身于纷争之外,争取时间解决国内问题,但日本人悍然践踏《国际法》无视中立原则,想乘机揩油,把德国的租界变成自己的殖民地。

▲袁世凯戎装照

袁世凯感到事态严重,面对舆论压力,召开了国务会议。在会议上袁世凯首先咨询了外交人员的建议,著名外交家顾维钧义正言辞地说:日本此举完全违背了《国际法》,师出无名,是地地道道的侵略战争,中国应出兵阻止日军的行动。

于是,袁世凯又问陆军总长段祺瑞如果与日军开战,北洋军有没有胜算?作为一名军人段祺瑞当然想与日军血拼到底,但无奈实力不济,只得诚恳地答道:“假使开战,以现在我军实力只能打48个小时。”

袁世凯追问:“那48小时之后呢?”

段祺瑞听后面露难色,又迅速恢复了镇定,起身高声答道:“那时唯大总统命令是从。”

皮球又踢了回来,无论外交还是军事北洋政府都无力与日军抗衡,袁世凯只能屈辱地按照日军的行进路线将山东东部划为交战区,西部依旧严守中立。这可真谓是“一国两制”了,一个统一的国家因日军的蛮横无理,被迫将自己划成两半,是可忍孰不可忍!

▲日德青岛之战日军阵地

日军占领德国胶州湾租界后,仍不满足,反而继续向中国大陆增兵,请问在华的德军已经投降,还有什么理由继续增兵?原因只有一个:他们想一鼓作气侵占整个中国。

果不其然!1915年1月18日,日本公使日置益当面向袁世凯提交了“二十一条”要求的文件,并嚣张地说道:“这是日中两国秘密协议,北洋政府有义务保密,如果泄露,后果自负。”

袁世凯阅读“二十一条”后,倒吸一口凉气,此条约对中国的无理要求简直是不可理喻。第二天,在召见日本顾问时,袁世凯质问道:“难道这就是中日之间所谓的永久和平吗?你们想把中国变成第二个朝鲜吗?”

▲电影《建党伟业》中的袁世凯与日置益

由于整个“二十一条”内容很长,所以在这里我们只摘录出几条对中国主权损害最严重的方面来谈。

一、中国政府完全承认日本继承德国在山东一切特殊权力。

日本无视中国领土主权,妄图把山东省变成殖民地。这也成为日后巴黎和会上中日双方争论的焦点,成为“五四运动”的导火索。

二、中国政府保证日本在东北和内蒙古享有优越待遇。

此条款暴露了日本全面侵占中国的野心,与后来曝光的“田中奏折”内容惊人雷同。在奏折中,首相田中义一写道:“如想征服世界,必先征服中国;如想征服中国,必先征服蒙满。”在东北和内蒙古享有特殊地位只是日本征服中国的第一步。

三、中国中央政府必须聘用日本人作为财政、军事顾问。

这条简直不可理喻,日本居然妄图控制中国的财政和军队,请问如果一个国家的财政和军队都在外国人的监控之下,这个国家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花出去的每一分钱,派出去的每一个士兵都要与日本人商量,就差建立殖民政府了。

四、中国政府需改良警察系统,中日合办,在必要地区直截聘用日本警察。

日本不但要控制财政和军队,连掌管地方治安的警察都要插一手,其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五、中国允将接连武昌与九江、南昌路线之铁路,及南昌、杭州,南昌、潮州各路线铁路之建造权许与日本国。

此款将日本的实力范围扩张到中国内地,如果实现,中国将有一大半的铁路沦为日本的财产。日本不但要在领土上、内政上侵略中国,还要在经济上掠夺中国。

六、所有中国沿海港湾、岛屿概不租借或让给他国。

这条表面上是想帮中国把英美法等列强势力驱逐出去,实际上是想独霸中国。

以上仅仅是“二十一条”中的一部分,但从中我们可以看出,如果全盘接受了这些条件,跟亡国毫无差别,所以此条约又被称作“亡华二十一条”。

袁世凯亲自在条约文本上逐一批复,表示坚决不答应签订如此亡国灭种的条约,并且对于损害中国主权最深的几条没有谈判的余地。

可是弱国无外交!深谙此道的袁世凯实知谈判难度之大,在于参谋商议后定下了两条策略:第一,尽量拖延谈判时间;第二,找机会向列强透露条约内容,将日本置于被动境地。

于是,中国派出了外交总长陆徵祥为代表的谈判团队与日方接洽,谈判从2月2日正式开始,日本公使日置益为了避免夜长梦多,引来外国列强干预,要求天天谈,尽快落实条约,而陆徵祥则以公务繁忙为由坚持每周谈三天,每次下午三小时。

▲谈判场景

每次谈判一开始,陆徵祥就点头哈腰,跟日本人扯东扯西,比如“今天天气不错啊,公使大人周末有没有出去玩啊?”“哎呀,今天下雨了,你看,我来的路上被淋湿了,等我换个衣服”“我刚买了上好的茶叶,来公使大人一起尝一尝。”诸如此类,采取拖延战术,原本三小时的会谈,就被拖成两小时了。

谈到具体条款时,陆徵祥则态度平和,对有些模棱两可的条件作出让步,对那些妄图控制中国的条款坚决否定。

▲弱国外长陆徵祥

同时,袁世凯秘密命令各国大使以私人身份向所在国外交人员透露“二十一条”的文本,引来列强哗然,尤其以当时还未参战的美国反应最为激烈。美国政府质问日本此条约是否真实存在?日本人狼狈不堪地承认了“二十一条”,美国郑重警告日本政府:此举损害了美国的利益,违背了“门户开放”的政策,请日本三思。

气急败坏的日本公使日置益于5月7日向北洋政府下达了最后通牒:如果再不签约,立刻开战。

在最终签订的修正案中,对中国主权伤害最大的几条都被删除,作为一个弱国来说,已经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但中国毕竟是弱国,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5月9日,中日双方签订了修改后的“二十一条”。

自此,袁世凯视5月9日为“国耻日”,希望国民能记住日本人给予中国的凌辱,奋发图强,十年之后,抬头相见。

分享到: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精彩图片
© 2016 粉丝服务 http://www.fensifuwu.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豫ICP备1002690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zl@nla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