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天下 | 美朝之间:希望与失望交替的重复历史

2018-03-07 17:23

摘要:“特朗普面临的前景,与克林顿、小布什和奥巴马的遭遇惊人地相似。”

自就任那天起,美国总统特朗普就发誓,不会在朝鲜问题上重复几位前任犯下的基本错误。但《纽约时报》6日刊文指出,眼下,特朗普面临的前景与克林顿、小布什和奥巴马曾经的遭遇惊人相似。现编译如下:

美国和朝鲜之间的外交运作,经历了一个长期停滞的熟悉循环:在短暂的希望迸发之后,紧接着是不可避免的失望。特朗普的三位前任都曾走过这样的轮回。

1994年10月,比尔·克林顿与平壤达成了美朝之间最具雄心的核协议总结了华盛顿和平壤之间可能达成的最具野心的核协议——被称为《核框架协议》。根据协议,朝鲜同意停止建造两座被美国视为用于制造核弹燃料的反应堆。作为回报,白宫承诺向朝鲜提供两座不用于武器项目的替代性核反应堆,并在新反应堆准备就绪前为其提供燃料。

这份协议扫除了朝鲜退出《核不扩散条约》的威胁,并缓和了自上世纪50年代停战协定签订以来朝鲜半岛最为紧张的一个时期。朝鲜遵守了协议条款,没有继续从宁边核反应堆中提取钚。然而,它随后又从巴基斯坦方面购入一种浓缩铀设备——这是制造核弹的另一种途径。

1998年,在朝鲜开始试射弹道导弹后,克林顿政府试图扩大《核框架协议》的范围。2000年,当时任国务卿奥尔布赖特访问平壤时,这一努力达到顶峰。另一位美国官员温迪·谢尔曼事后写道,谈判眼看就要达成一项更广泛的协议,却又功亏一篑。

在小布什总统就职前,美朝并未谈成任何新的核协议,而小布什又开始了自己的政策评估。当时,美国情报机构披露,朝鲜正在开发一种铀浓缩能力。这一消息使得小布什政府得出结论——《核框架协议》不值得维护,新的反应堆建设同时也被暂停。2002年底,朝鲜驱逐了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核查人员,重启了核设施,并宣布将退出《核不扩散条约》。到此,《核框架协议》宣告死亡。

从那时起,谈判开始在六方框架内展开:朝鲜、美国、韩国、中国、俄罗斯和日本。2002年至2005年,六方会谈(美方由克里斯托弗·希尔主导)断断续续进行了数轮,朝鲜承诺“放弃核武器和现有的核项目”,但呼吁以“安全保证”作为交换。这并不是什么新鲜提法,它几乎是所有美朝谈判的基础,通常也是这些努力陷入困境的原因之一。

2006年,朝鲜进行了地下核试验。2009年,当各方就如何核实朝方承诺问题争论数年之后,六方会谈最终走向破裂。留给新任总统奥巴马的,是一个已在核项目上取得进展、但仍对外界保持神秘和怀疑的朝鲜。奥巴马政府对重启六方会谈没有多大兴趣,相反,它开始着手一项逐步收紧对朝经济压力的政策。但与此同时,美国外交官们开始悄悄与朝鲜同行会晤。

2012年2月29日,双方宣布达成一项“闰日协议”,朝鲜同意停止在宁边核反应堆的运作,并允许核查人员查证其冻结核试验和导弹试验的情况。作为回报,美国承诺向朝鲜提供粮食援助。然而,不到一个月,朝鲜威胁将发射一颗卫星,“闰日协议”随之土崩瓦解。

外交官们说,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很大程度上只是在重复他父亲金正日和祖父金日成的剧本。“看看这种模式,”奥巴马政府负责东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拉塞尔说,“把恐惧因素推到高潮;在极限时刻,玩‘也许我能让痛苦消失’的游戏;然后拿出一份模糊不明的东西。”但是,正如美国军控协会执行理事达利·金保尔所说,“2018年3月和1994年、2006年或者2012年的区别在于,朝鲜的要价可能已经大幅提高。”

分享到: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精彩图片
© 2016 粉丝服务 http://www.fensifuwu.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豫ICP备1002690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zl@nla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