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旭豪的遗憾

2018-03-01 00:01

2016年4月,饿了么CEO张旭豪拿到阿里的第一笔钱,金额为12.5亿美元。当时他跟阿里巴巴集团执行副主席蔡崇信谈判,过程艰难。

“对于要投那么大一笔钱,阿里内部可能也有不同的声音,并且外部可能也有很多的阻力。觉得投进来以后,就可能是一场核战争或者是一场什么战争,这个融资其实也都有很强的不确定性。”张旭豪去年年底接受“商业人物”专访时回忆道。

那会儿他在香港夜排挡跟人吃夜宵看到一个碗,碗里写着一个“赢”字。他想买这个碗,但店家不卖。后来他通过别的渠道弄到了碗,并称它为“胜利碗”。跟阿里融资谈完后,他自己留了一个,还送给蔡崇信一个,说,如果这场仗我们打赢了,就把这个碗砸掉。江湖中人常有结拜为兄弟后,喝酒砸碗的情节,这代表的是决心。张旭豪结拜了大哥,不忘初心,在外卖行业砥砺奋进。

融到这笔钱不久,张旭豪便在媒体沟通会上说,2018年IPO的计划不变,“正在稳步推进”。从2015年开始,他偶尔会说出这项计划。2018年是一个颇具象征意义的年份,2008年张旭豪和室友因为看了电影《硅谷海盗》想创业,聊到大半夜,想到了外卖,决定创办饿了么。到今年,饿了么十岁。

在诸多的报道里,张旭豪是一个强调独立,将命运握在自己手里的人。华兴资本CEO包凡谈张旭豪的性格时曾说,独立是他的必然选择,跟价格无关。

跟美团外卖的那场惨烈战役里,他和王兴有过交流。张旭豪说,“当时我希望美团把外卖业务并给饿了么,我们来主导整个到家的服务。”两人商量过很多方案。张旭豪的底线是“饿了么整个平台独立运作”,但后因“理论上存在差异”而谈崩。而美团兼并饿了么的投资方大众点评后,二人又见过数次,商讨成立新公司的可能性,张旭豪说,“如果是我们来主导这家公司,我们并不是很排斥的。但如果是对方来主导,我们是比较排斥的。”

阿里随后增持饿了么并成为最大股东后,张旭豪的表述方式发生了几点改变。近两年,他不再谈2018年的IPO计划。他说:“IPO可能还是有很强的不确定性。”

“未来会不会被阿里给收了呀?”我问张旭豪。

他笑着说:“我觉得是这样,任何公司都有可能被收了。没跟阿里合作的不是也被人收了吗?我觉得这个问题根本没有意义。”他又补充说:“我觉得做得不好,连收的人都没有。很多时候就是还是那句话,自强则外强嘛。”他还说,饿了么现在还不到赚取利润的时候,“商户挣到钱了以后我们再挣”。也就是说,饿了么依然处于烧钱阶段。

2月26日,有消息传出阿里3个月内按9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饿了么。虽然双方对市场传言不予置评,但消息人士称,这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还有消息称,饿了么曾与阿里签过协议,被要求在2018年3月底实现盈利。饿了么被收购,或许跟这份协议有关。不过,饿了么否认了该说法。

2月27日,饿了么投资方华联控股发布公告证实了阿里正在与饿了么就收购事宜接触的消息,但否认了自己与阿里巴巴就饿了么股权转让事项签署协议的说法。

根据华联控股发布的公告显示,阿里巴巴近期已经接触 Rajax(饿了么母公司) 全体股东并表达了收购意向,但公司目前未与阿里巴巴就 Rajax 股权转让事项签署任何协议,涉及股权转让的价格、 时间、数量及交易方式等核心条款尚在磋商过程中。本次股权转让事项能否完成尚存在不确定性。

张旭豪高度浓缩了中国时下热门创业故事里的精髓。他毫无经验,上海交大研究生未毕业便在学生宿舍开始饿了么的创业。他是中国O2O风口的代表,是补贴战的重要参与者。他是那些影响市场格局之兼并的见证和参与者,美团兼并饿了么投资方大众点评,饿了么后来则兼并了百度外卖。接下来,他还要见证一场瞩目的并购。巨头们垂青他,除了滴滴的程维,张旭豪是另外一个拿到BAT投资的明星,你需要两只手才能数得他清融资的轮数。

他创业受挫曾想到陕西挖煤的往事,只不过是与他后续的明星形象形成一种反差和张力。高管评价他的沟通方式是“简单粗暴”。他好斗,要强,野心勃勃,不喜欢假模假样的职场礼貌用语,喜欢打瞌睡。说话时,他一副大嗓门配合着手势,偶尔从嘴里吐出个“他妈的”。他的野心一步步增大,目前正推进一项名叫Make Everything 30’的战略,除了外卖,他还要将电灯泡、药品等商品在30分钟内送到用户家中。

他很少在媒体上反思创业的教训,但有一次说到:“最早创业的时候没有想清楚未来10年整个社会不变的是什么事情,导致被现在这帮对手追着。如果当年就想清楚了,我们每年都在核心竞争力上不断地提升不断地发展,今天有可能就没有竞争对手什么事了。”

2011年拿到金沙江创投的A轮百万美元融资后,如果张旭豪像他后期表现的那么疯狂、贪婪,加紧扩张,可能不会形成当下的紧张局面。2014年,饿了么开始提速,一方面是因为巨头进入带来的风口效应,资本逐渐进入,饿了么拿到了关键的投资,一方面则是后进者美团王兴的鲶鱼效应,危机感让张旭豪不断地拍桌子,在电话里咆哮着跟各地的市场经理布置任务。

双方进行了补贴战、公关战甚至肢体冲突战,偶尔,张旭豪会用几句稍显贬义的话语点评王兴。战况焦灼至今。中商产业研究院的报告显示,2017年第四季度饿了么+百度外卖的市场交易份额占48.80%,美团外卖的占比为43.10%。

外卖是美团的主营业务之一,而对于饿了么则是唯一的业务。收购百度外卖,发展十年,张旭豪仍然并没有取得足够的领先优势。

“2016年就是团队大了以后,你会有一些无力感。”张旭豪说。团队壮大后,他要想办法将价值观传递给15000名员工。2016年,饿了么被央视3.15点名。3.15几个月后,张旭豪带着高管,到9个城市去宣讲企业文化。去年,饿了么廉正部开始大规模排查各地出现的问题。

阿里扶持饿了么,对王兴来说也是压力。去年6月,有媒体问及“与阿里巴巴糟糕的关系,会给美团带来什么影响”时,王兴说:“会面临更大的竞争压力,比如外卖,阿里为了给我们制造麻烦,不惜代价扶持饿了么,他们一年花了十亿美元。

但阿里收购饿了么的靴子最终落地时,这便是阿里巴巴与美团的战争了。张旭豪其实有三条路,套现直接出局;参照昔日UC董事长俞永福,当阿里收购UC后,他进入阿里巴巴核心管理层;参照古永锵,当阿里收购优酷土豆后,他经历一段过渡期后离职。

三条路,哪条路是赢家的路?走在哪条路上,张旭豪可以将“胜利碗”砸个稀巴烂?

第一条路肯定不是。第二条路,在阿里的领导下,还要继续打仗。第三条路?好像跟第一条路一样。在这三条路上,饿了么跟独立时期的饿了么是不同的概念。

分享到: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精彩图片
© 2016 粉丝服务 http://www.fensifuwu.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豫ICP备1002690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zl@nlaw.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