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女性遭性侵仅有4%报案,受害人反遭嘲讽:勾引别人

2018-03-01 00:40

支持受害者勇敢说出受性侵害及性骚扰经历的“我也是”(Me Too)运动已经持续了数月,上至好莱坞明星,下至普通平民,很多人都将自己以往受害经历勇敢公开。不过这一运动在日本却很难掀起热潮。据美联社报道,许多日本女性性骚扰受害者仍然选择自己默默承担。

椎木里佳(Rika Shiiki)今年20岁,目前仍在读大学,她另一个身份是一家公司的创始人。去年她曾在推特上曝光自己因拒绝与客户发生性行为而丢掉了一份商业合同。但她的推文却得到了许多负面评论,有人甚至称她是借与男性用餐的机会在勾引后者。

椎木里佳去年12月的一次电视访谈节目中表示:“我收到的评论有相当多是负面的。我们需要建立一个可以说话的社会,否则性骚扰和其他不当行为将会永远持续下去。”

反性骚扰#MeToo运动在日本还没有出现,因为说出自己的受害经历经常会引起批评而不是同情,甚至连一些女性都会批评其他受骚扰的女性。

东京上智大学政治学教授马里三浦分析认为,在一个重男轻女的社会里,许多受害者都会选择试图忘记遭受的侵害,而不是寻求支持和正义,她说:“日本缺乏这样的姐妹情义,这让人疲惫并感到恐惧……受害者不情愿说出来在这里是很自然的事。”

伊藤诗织

日本著名电视记者伊藤诗织(Shiori Ito)是在日本率先打破沉默的一位受骚扰女性。她曾告诉警方称自己在2015年实习期间,被时任东京广播公司华盛顿分社社长、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传记作者山口敬之迷倒后强奸。

山口敬之

山口敬之矢口否认这一指控,经过两个月的调查后,检察官放弃了继续跟踪此案。

伊藤诗织在去年10月出版了自己的作品《黑匣子》,将自己的悲惨遭遇说出后,日本国内也有过一些讨论,但只有少数女性为其声援。

而网上的许多评论都将矛头对准了伊藤诗织,说她外表太诱人,并且毁掉了一个显赫人物的生活。甚至有些女性用“尴尬”来形容她。

性犯罪专家、律师Yukiko Tsunoda认为,由于许多人认为伊藤诗织的遭遇与自己无关,所以#MeToo运动在日本未能开展,她还补充说到,在日本,遭性侵的女性在传统上被称为是“有缺陷的”,受害者往往因胆怯、隐私或担心失业而回避采取法律手段维护权益。

据2015年日本政府调查显示,在日本近四分之三的强奸受害者表示他们从未告诉任何人自己的受害经历,经由超过4%多一点的人曾去警局报案。研究发现,每15名日本女性中就有一人有过被强奸或被迫发生性行为的经历。

据日本司法机关统计显示,总共只有三分之一的强奸案件得到法庭审理,并且处罚并不严重。在2017年试图性侵的1678人中,只有285人(17%)被判入狱3年或更长时间。

笔名Ha-Chu的人气伊藤遥在去年12月透露,她曾在日本最大的广告公司电通工作时被一名男性高级雇员骚扰。伊藤要对其实名指控,这位男性员工发表声明道歉,并辞去了自己的公司领导职务,尽管他否认自己的行为是性骚扰。

伊藤要表示她最初试图忍受并且忘掉自己的磨难,担心曝光会伤害自己的形象。但在记者伊藤诗织的事件和#MeToo运动的消息传出后,她决定说出来。

前立法官员纱织池内说,日本的一致性压力阻止了女性对许多事情的表态或勇敢说“不”,包括被迫的性行为。她说,这种心态使几乎所有日本所谓的“慰安妇”都沉默了。

而在与日本一海之隔的韩国,#MeToo运动正在持续扩大,不少演员、说唱歌手被爆出涉嫌性侵。与日本不同的是,韩国从上至下十分支持这一运动,民调显示近九成韩国民众支持#MeToo运动,韩国总统文在寅在26日主持青瓦台首席秘书和辅佐官会议试公开支持#MeToo,并要求有关部分加大调查力度,严惩性暴力犯罪。

分享到: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精彩图片
© 2016 粉丝服务 http://www.fensifuwu.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豫ICP备10026901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zl@nlaw.org